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章 你不是把他卖了吧!

书名: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孟商初五 更新时间:2019-09-06 22:43:20

  “别介啊,学长。”

  柳飞絮稳坐如山,对着他笑的花枝乱颤,“怎么说咱们也算是同一个阵营的,是盟友,你也不用对我这么生疏吧。”

  “谁跟你是同一个阵营的。”

  江墨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丝毫情面都没有,“今天的事情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否则不管你威胁什么,我会直接对你不客气。现在,下车!”

  看着他冷若冷霜的侧颜,柳飞絮也不敢再嘚瑟,连忙听话的下了车。

  谁知道她刚拿出行李,关上车门,准备道声别,江墨就已经发动车子。

  只听到一声轰鸣,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除了一阵烟尘,什么都没有剩下。

  “唔……咳咳……”

  柳飞絮扇了扇面前弥漫的烟尘,一张粉颜早就已经黑的像是锅底一样。

  “江墨,一个大老爷们儿要不要怎么小气!”

  只可惜回应她的,只有余音。

  撇了撇嘴,柳飞絮将手机拿了出来,在上面点了又点,赫然屏幕上出现了一张亲密照,便是刚才她当着江墨的面删掉的那一张。

  “哼,不知道还有自动备份吗?想要彻底的删掉,没门儿!学长,我们走着瞧好了!”

  揣起手机,柳飞絮提着行李,仰首挺胸的走进了电梯里面。

  房子是闺蜜冯绵绵的,原本柳飞絮是准备回家去的,结果家里那两位老祖宗现在已经不知道飞到天南海北去了,而更不巧的是,她没有家里的钥匙。

  之前被付泽天关起来的时候,她闲着无事,便与冯绵绵说了这件事,本意是想让她帮自己先找个住处,总不能露宿街头。

  结果——

  “那你带着天一直接住到我家去吧,反正我平时也是一个人住,还有多余的房间。”

  能够有免费的住处,柳飞絮自然是喜不自胜,连客套都没有,直接便应下了。

  都是好姐妹,整的那么生疏干什么。

  按下密码,柳飞絮便成功的进到了屋子里面。

  房子是冯绵绵工作之后自己买的,还在还贷款,两室一厅的loft,装潢的粉嫩可爱,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外科医生的家。

  没错,冯绵绵,职业——外科医生,手拿一把小巧的手术刀,可以分分钟瓦解天灵盖。

  是以平日里柳飞絮尽量不与她发生什么争执。

  毕竟护士的针管当真是干不过医生的手术刀啊!

  将行李箱拖到房间里,收拾好,顺带着将整个屋子的卫生也搞了一下。

  身为护士,习惯性的会有一些洁癖。

  而很显然,在这方面,冯绵绵比她还要严重。

  只不过她最近工作实在是太忙,忙到都没什么时间回家休息,屋子不怎么脏,只是有了一层薄薄的浮土。

  待到柳飞絮收拾完之后,天色也早已经暗了下来,时针已经指向了九。

  咔——

  柳飞絮动了动耳朵,敏锐的察觉到似乎大门处有声音。

  抬头一看,门果真缓缓被推开,一道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绵绵啊!”

  柳飞絮一路上连跑带颠的朝着她冲了过去。

  结果两人在距离两步之遥的时候,冯绵绵一抬手,成功的制止了她奔腾的步伐。

  “你冷静点,等我进来再说。”

  柳飞絮堪堪的停住脚步,“哦”了一声,便像是小媳妇儿一样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冯绵绵换上拖鞋,朝前走了两步,突然停住脚步,有些迟疑的扭头,正好对上她如饥似渴的眼神儿。

  两相对望,柳飞絮眨了眨眼睛,模样看着无比的纯洁。

  可惜——

  “你站在那里不动,是在cos大树吗?”

  “啊?”

  柳飞絮愣了一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错,倒是cos到精髓了,你也知道盆栽不说话,是吧?”

  轻哼一声,冯绵绵转过身,扔下一句——“进来!”

  “得嘞!”

  柳飞絮仿佛是如蒙大赦一样,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很是自然的坐在了沙发旁的一个休闲椅上。

  见状冯绵绵嗤笑道:“你倒是知道舒服。”

  “哎呀,你都不知道,今天我都经历了什么,现在是身心俱疲,自然是要好好地休息一下。”柳飞絮半躺着,一副慵懒至极的模样。

  说完之后,甚至还朝着她丢了一个媚眼儿过去。

  如此油腻的模样,使得冯绵绵不由得抖了抖肩膀,感觉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

  抖了抖胳膊,她扔下一句“我想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便转身上了楼。

  柳飞絮摆了摆手,十分无所谓。

  待到冯绵绵换上舒适的家居服回到客厅,打量着一番周围之后,十分不解。

  “天一呢,怎么不见他?小家伙累了在房间睡觉吗?”

  “没有,他回到他爸身边去了,就我一个人回来了。”柳飞絮半眯着眼睛,嘟囔着。

  闻言冯绵绵震惊不已:“你说什么,他爸?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当初组成那个臭小子的那颗小蝌蚪的拥有者,今天在机场出现了,带走了我们,让天一回去认祖归宗,而我,也就功成身退,从此孑然一身,逍遥快活,无拘无束。”

  说到兴起之处,柳飞絮简直都要飞起来了。

  而冯绵绵的脸色却像是泡在了泡菜缸里面里面,有些发绿。

  “你就这么将天一丢给一个陌生男人,难道就不怕那个是坏人吗?”

  “你放心,我确定了之后才交给他的。”

  摆了摆手,柳飞絮一脸的不以为然,“那个男的一看就知道是天一的爹,两人长得一毛一样,跟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况且还有亲子鉴定,怕什么。”

  说到亲子鉴定,柳飞絮猛地坐起来,瞪圆了眼睛,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而且绵绵你知道吗,那个臭小子竟然阴我,当时给我俩做鉴定,肯定是他偷偷的动了手脚,换了我的头发,鉴定结果才会出错。幸好我机智,找了江墨,让他答应重新出一份报告,不然你现在都见不到我,我就要被人强行带去做老婆了。”

  “江墨?”

  听到熟悉的名字,冯绵绵有些惊讶,“怎么你今天见到他了?”

  柳飞絮点了点头:“今天的亲子鉴定就是他做的。”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的讲述了一遍,冯绵绵听了,嘴角抽了抽,不由的感叹——缘分真其妙。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啊!

  “合着你是让江墨为你做了假证明,才回来的,是吗?”

  “错,不是假证明,而是原本的真相。”

  摇了摇头,柳飞絮着重的去扣那些字眼。

  对此冯绵绵除了翻白眼儿以外,啥也说不出来了。

  希望天一在他亲生爸爸那里能够过得好一些,不要想柳飞絮这样不靠谱就行。

  阿门。

  暗自为柳天一祈祷了一番之后,冯绵绵想到了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你回来这么早,做饭了吗?”

  柳飞絮:“……”

  这可真是一个令人措手不及的问题啊。

  “这个……”

  柳飞絮十分的心虚,双手放在膝上,瞪圆了眼睛,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绵绵,你吃过‘空气饭’吗?”

  冯绵绵:“……”

  死一般的沉寂。

  柳飞絮维持着脸上认真的表情,只是桌子下面的腿软的像是面条一样了。

  片刻之后,冯绵绵缓缓的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前倾,凑到她的面前,和她大眼瞪小眼,面无表情:“那你吃过‘竹笋炒肉’吗?”

  “我错了!”

  完全是毫不犹豫的,柳飞絮当即便低头认错,态度诚恳,情感饱满,“我今天原本是想要给你做饭的,可是我不知道你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万一凉了再热味道就不好了。所以我想着,等你回来,我再做,或者我们定外面,你想吃什么,随便说,我请客!”

  说着猛地一挥手,一副豪气万千的模样。

  莫名的带了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突然之间,冯绵绵有些怀疑,柳天一是不是被她给卖掉了。

  依着柳飞絮不靠谱的性格,这种事情绝对做的出来。

  不过——

  转念一想,依着柳天一那个聪明劲儿,完全可以反过来将柳飞絮买了,后者还能毫无察觉,美滋滋的帮着数钱。

  无奈的叹了口气,冯绵绵坐回到椅子上,拿着笔一边在面前的纸上勾勒着,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就知道不能对你抱有什么信心,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定好饭了,估计也快到了。”

  说着她抬起头,瞪了柳飞絮一眼,“三份。”

  闻言柳飞絮当即便心领神会,举着手信誓旦旦:“放心,我可以吃两份,保证不浪费。”

  没想到冯绵绵却是很不客气的哼了一声:“想得美,给你吃一份就不错了,剩下的一份,我留着当夜宵。”

  “眠眠,吃夜宵对身体不好。”柳飞絮“苦口婆心”的劝她。

  冯绵绵直接丢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现在这个时间,跟吃夜宵有什么两样?”

  柳飞絮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发现竟然已经十点半了。

  倒是真的不早了……

10438 3602934 MjAxOS8wOS8wNi8jIyMxMDQz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06/10438_3602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