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7 章 惩治

书名:女配苏破天际(穿书)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山山而行 更新时间:2019-09-18 23:37:08

  …………………………………………

  “怎么可能?!”

  俨之他从小体弱, 虽然练过几年拳脚, 可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 怎么可能打的过从小练武、身强体壮的顾也礼?

  顾元烨怀疑的看着他,看他准备怎么圆过去。

  顾也礼看着父皇不信任的眼神,心中很是受伤,他指着一旁的侍卫道:“他们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父皇一问便知。”

  那侍官见顾元烨看过来, 心里早已扭成一堆乱麻。他苦着一张脸, 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因为无论怎么说,都注定会得罪两位王爷中的一人。

  “到底怎么回事儿?”顾元烨看着他抖如糠筛, 半响也没挤出一个字来,顿时心生不悦。

  什么时候宫中的侍官也如此不济了?看来得派人好好整治一番了。

  那侍官不知他一时的犹豫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此时他认命的垂下了头, 低声说道:“启禀陛下,瑞王殿下脸上的伤,的确是离王殿下打的。”

  说罢, 他完全不敢去看离王殿下的神色。

  “父皇, 你这回信我了吧!我的脸几乎没一块好皮了,都拜他所赐。顾也朝对我下如此重手,全然不顾兄弟情谊,你一定得重重的惩治他啊!”顾也礼满脸血污, 看起来很是凄惨。

  顾元烨神色微变,他将顾也朝重头扫到尾, 看着他还是略显单薄的身子,惊疑不定的问道:“俨之,这些可是真的?”

  顾也朝仍然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不见丝毫惊慌之色,“父皇,此事的确是我做的……”

  覆芫芫见他竟然就这样承认了下来,心底闷闷的钝疼。此事因她而起,她绝不能让顾也朝来承受这平白的委屈!

  她稳了稳心神,上前一步,跪倒在顾元烨面前,“陛下,臣女有话要说。”

  站于顾元烨身后的覆伯鸿心里咯噔一声,急忙向她打眼色,傻孩子,你站出来干什么呀,这种事你怎么能掺和进去啊……在皇宫之中,最忌强出头啊!

  覆芫芫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道:“离王殿下也是为了帮我……”

  顾元烨眉心皱起,嘴角微抿,“说具体点。”

  “方才……瑞王殿下不知怎么的就想把我往荷塘里推,我差点……差点就摔下去了。”说着她抹了抹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几滴眼泪。

  顾也礼当即变了脸色,“你胡说!!!”

  覆芫芫也不怕他,接着说道:“我一个弱女子,力气又小,哪里是他的对手,好在我学过几手防身术,趁他不备之时,便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他痛得叫了出来,附近巡逻的侍卫听见声响,很快就赶了过来。然后瑞王殿下便诬陷我想要谋害于他,让侍卫将我抓起来,我何时遇到过这种阵仗,心中害怕极了。”

  她仰着头,感激的看了顾也朝一眼,“幸好离王殿下及时赶到,救下了臣女。瑞王殿下让离王殿下不要多管闲事,离王殿下看不过去,就跟他理论了几句,然后瑞王殿下就气急败坏地先动了手,离王殿下也是被迫还击的。陛下,您千万不要怪罪离王殿下,这件事本来与他无关的啊……”

  顾也朝神色动容,心里氤氲成一片湖泊。芫芫她……是不是对他也有几分喜欢呢?

  三步之外的顾也礼见她舌灿莲花,瞬间扭转了局势,神色不禁有些慌乱,“父皇,你千万不要听她胡说呀,儿臣才是受害者啊!”

  顾元烨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对于芫芫的话却是信了七八分,他沉吟片刻,问道:“我有一事不明,你说他把你往荷塘里拉,你真的不知缘由?”

  覆芫芫惨然一笑,眼中似有晶光碎裂,“他方才说,因为我让他失去了心爱之人,所以要让我尝尝这彻骨之痛。”

  “他心爱之人?”

  “便是臣女的远房表姐白珍珍。”

  顾元烨记性极好,他瞬间便想起了之前顾也礼与那名叫白珍珍的女子幽会的事情。他派人调查过那白珍珍,虽然长相娇美动人,却长有一副蛇蝎心肠,作为绑架覆芫芫的主谋,没过多久便被发往边疆了。

  事情都一一捋清了,他的心情不免有些复杂,一时没想好怎么处置。

  覆伯鸿乍然听闻自家闺女竟受到如此险恶的对待,心疼至极,又见顾元烨闭口不言,心中不免有些着急。

真实免费qq领300元红包  他上前一步,跪倒在覆芫芫旁边,“陛下,那白珍珍的罪行是府衙所定,发配边疆的判决也是上报了刑部的,一切都是按照大周律法执行的,与芫芫又有何干?瑞王殿下如此迁怒,老臣很是心寒;再者,现今气候这么寒冷,池塘之水更是彻骨,芫芫自从被绑架后,身子一直不太好,瑞王殿下竟然将她往池塘里推,这是何等歹毒的心肠啊!陛下,请您为老臣之女做主啊!”
字字锤心,句句致命。
顾也礼哑口无言,他总不能说自己没有这种想法,只是起了其他不该有的心思……

  空气霎时凝固。

  良久,顾元烨叹息一声,若不重重惩治顾也礼,实在是无法与覆伯鸿交代。

  他直直的看着顾也礼,心中突然生出许多感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这个大儿子便越来越不堪用了。以前虽说也不是特别优秀,却也是个能干实事的。现今却又蠢又恶毒,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顾元烨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片刻之后便做出了决定,“瑞王顾也礼品行不端,私德败坏,贬为郡王,罚俸一载,杖十;参与其中的侍卫,杖三十,全部贬斥出宫,终身不得录用。阿福,即刻执行。”

  阿福轻轻诺了一声,向两旁的侍卫使了个眼色。

  顾也礼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侍卫拖了下去,他挣扎着大喊,“父皇,父皇我冤枉呀!我没有,我没有呀父皇……”

  过了一会,便听见他的惨叫声远远传来。

  在如此寒冷的冬夜里,听着如此渗人的喊叫声,覆芫芫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顾元烨赏赐了覆芫芫几个小物件以示安慰,随后便叫上顾也朝,在众人的拥簇中离去了。

  …………………………………………

  在回程的马车上,覆伯鸿压低着声音询问:“芫芫,这事儿究竟是因何而起?”

  虽然他不喜欢顾也礼,但也清楚他不是这般鲁莽之人,怎么可能在宫中做出推芫芫入塘这种蠢事?

  不问还好,一问覆芫芫便觉得满心的委屈,“爹爹,他不是想推我入水,而是想非礼我!”

  “什么!!!”顾伯鸿瞬间就出离了愤怒。他怎么敢,怎么敢!

  覆芫芫面带倦色,喃喃:“在当时那种情形之下,我怕说出实情,会造成其他不好的影响。”

  毕竟在这个时代,女儿家的名节有时比命还重要。

  覆伯鸿通红着眼,满是愧疚,“芫芫,对不起,爹爹……爹爹没能保护好你。”

  覆芫芫见他如此,急急补充道,“放心吧,我没让他得逞,还给了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他也因此恼羞成怒,才叫人抓我的。”

  “你放心,爹爹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覆芫芫应了一声,全当是安慰的话,没有放在心上。

  她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刻,覆伯鸿这句话不仅仅是安慰,更是一句承诺。

  从这一刻起,他下定了决心,选择了站队。

  覆伯鸿眼睛半眯,神色冷峻,他就算拼上这条老命,也决不让顾也礼这个杀千刀的坐上皇位!

10410 3606173 MjAxOS8wOC8xMy8jIyMxMDQx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8/13/10410_3606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