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八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书名: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第七个汤圆 更新时间:2019-09-18 23:21:10

  幸好有秦老伯在,秦老伯是赵家村唯一的车把式,车池县这地方他也来过两次,白浅凝才刚开口,他便干脆的应了下来,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就把人给找来了。

  秦老伯告诉白浅凝,车池县里有不少没人住的院子,都是战乱过后留下来的,一直空着,虽说常住不行,但偶尔用个两三天的也没人会过问。

  再加上有工人的指引,白浅凝很快便找到了一处空院。

  “就这吧,过会儿有人会运大批量的鸡鸭过来,劳烦你们先去找些竹筐和驼运用的木车,这些银两应该够了。”

  白浅凝说着取出二百文银子递给为首的工人,其余的四五个人便也跟着他去了集市。

  待支走了人,白浅凝才推开半掩着的门进了院子,这院子十分破败,却能看出从前并非小门小户,院子里水井、石磨一应俱全,甚至还停着一辆残破的马车。

  白浅凝有些惊讶,却并不是因为这样好的屋院会无人居住,而是感叹这车池县的治安未免太过好了些,若这院子是在赵家村,只怕早就屋里屋外的被人洗劫一空。

  不过眼下也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两百只鸡鸭空间里到是足够,不过一只只的从空间里抓出来也是很费劲儿的,为了不让人看出端倪,白浅凝只能加快了速度,很快院子里便多出了五十多只鸡鸭,这些鸡鸭乍然到了新环境,很快就开始满屋子飞窜起来,叫声更是连绵起伏,喊得人心慌。

  白浅凝本想一次性把两百只都抓出来,然后让工人们慢慢送,可直到门外响起了叩门声,白浅凝也累得气喘吁吁,也才抓了大约一百只左右。

  为了避免暴露,白浅凝只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院门打开,这时推着木辇子的工人们便进来了。

  看着满院子的鸡鸭,工人们先是惊讶,转而又看向白浅凝问道:“这都是要送去的?”

  “哦!今日送去五十只便好,余下的明日再送,还有今夜和明晚我需要两个人替我看守余下的鸡鸭,每人一百文,不知道可有人愿意?”

  工人们听着白浅凝出手这么大方,哪还有不愿意的道理,一个个的都上赶着抢活儿。

  “白姑娘,我来,这看家护院的本事我最在行。”一个长得十分壮实的工人上前一步,说话间还顺带扎了个马步。

  “我来,我最懂养鸡养鸭了,明日白姑娘若是不来我还可以叫上我那婆娘搅了鸡食来喂,保准不让这些鸡鸭掉半两肉。”另一个工人也抢着说道。

  经他这么一提醒,白浅凝才想起来喂食这事儿,犹豫了片刻便点头道:“嗯,这样吧,你们都来给我守着,这两日就辛苦一点,你们有五个人,连着运送的工钱,我每人给你们二百两,今日先结一半,待两日之后我再来付另一半。”

  “成!姑娘放心,我们肯定给你办得妥妥的。”

  工人们连声应下,接过白浅凝递过来的五百文银钱,眼睛里都泛起了光,他们平日里做活儿,累死累活一整天也不过挣个三四十文,今日遇上这么个阔气的财主,也算是走了大运了。

  “那你们就开始运吧,运到香满楼,可别走错了。”

  白浅凝一面指挥者,一面帮着往竹筐里仍鸡鸭。

  为首的工人见此便赶紧回话道:“放心吧,运哪儿都能错,运香满楼肯定不会,兄弟们,赶紧动起来。”

  “好嘞!”

  其余的工人应了一声,便也迅速的满院子抓鸡鸭往框子里装。

  待装好了车,工人们跟白浅凝招呼了一声便推着木辇往香满楼去了。而白浅凝留在院子里看着余下的鸡鸭,直到他们转回来。

  照理说白浅凝也不该这么轻易的相信这些工人,不过本着车池县这样好的治安,她倒是选择相信一次。况且,即便自己前脚一走,这些人后脚就将这些鸡鸭卖了,她也不会觉得如何,空间里的东西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没了她再抓些出来便好。

  况且她给的银子也不算小数目,这些工人想来也不至于为了蝇头小利去冒这个危险,这可是送去香满楼的东西,他们即便不畏惧自己,也该顾着香满楼的势力。

  而她之所以没有选择各天作各天的抓出来给他们运,是因为明日她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总不能为了这些鸡啊鸭啊的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吧。

  眼下第一批已经送去,白浅凝交代了工人们明日交货的时间,便兀自走出了院门。

  秦老伯还守着马车里的物资在城门口等候,白浅凝又顺路买了些碗筷茶盏什么的才赶着过去会和。

  因为你马车后辇已经被塞得满满的,白浅凝一路上都只能和秦老伯并排坐在前面的木台上赶着回家。

  一路上也还顺畅,只是没想到还没到村口,就隐隐约约看到赵家一家四口跟四尊大佛似的杵在路中央,白浅凝心底瞬间凉了半截。

  这莫不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

  她从天香楼出来时跟韩紫嫣说过只要小惩便可,却不知道韩紫嫣有没有跟底下的人打招呼。这要是赵家两个闺女真的为了银子去花楼做了那档子事,他们回过神来可不得把账算到她头上吗?

  白浅凝也倒不是怕他们,只是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由之身,又颠簸忙碌了一整日,实在没有精力再跟他们废话了。

  可就在她拍着脑袋欲哭无泪时,耳边却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喊声。

  “娘亲!”

  紧接着,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便可以看到战千澈结实的身影从逐渐暗下的月色中慢慢走近,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不知道为何,见了这样的场景,她竟莫名的眼眶湿润。她特意安排好时间,明日好送小豆丁回去,可是这么多日子的朝夕相处,她真的会舍得吗?

  “你来接娘亲吗?”白浅凝将小豆丁从战千澈怀里接过来问道。

  “嗯,谢谢说有坏人要来打娘亲的主意,我便跟着爹爹一起来保护娘亲。”

  小豆丁扑扇着一双大眼睛,亲昵的把小脸贴在白浅凝肩头,说完隔了一会儿才又问道:“娘亲今日可有给小豆丁买糖葫芦?”

  “噗呲!”白浅凝哑然失笑,捏捏她的小鼻子说道:“你这小吃货,能不给你买吗?娘亲今日买了一马车的物件,吃的玩的一应俱全,我们先回家,娘亲给你拿。”

  “嗯!”

  小豆丁乖巧应下,赶忙伸出一只手招呼战千澈道:“爹爹,快坐上来,娘亲给我们买了好吃的。”

  “我走着去便好,再有......”战千澈回了一句,漆黑的目光又转向了站在不远处的赵家人,像是在提醒白浅凝。

  而原本还在担忧的白浅凝因为战千澈的出现,突然觉得底气十足,轻蔑的看了一眼赵家人的方向,故意提高了嗓音秦老伯道:“老伯,劳烦你将我们送回去,那家人,不必理会,他们若敢上来拦车,就赶着马匹从他们身上踏过去。”

  当然,这话是白浅凝故意说来吓唬赵家人的,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赵家人压根就没有拦车的意思,他秦老伯赶着马车从他们旁边绕过,赵家人便一声不吭的跟在了马车后边,直到马车驶进战千澈的小院,白浅凝才隐隐约约听到刘翠萍招呼赵大妞和赵二妞道:“去啊!快上去帮忙去!”

  白浅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没想到她才刚跳下马车,赵大妞便一脸谄媚的走过来说:“我看瞧着白姑娘买了不少东西,这搬起来肯定很费劲儿,我们来帮你吧!”

  “对,我们来一起搬!”

  赵二妞也在一旁附和着,作势就要去抱马车上的布匹。

  “别!你们这黄鼠狼给鸡拜年,安的什么心啊?”

  白浅凝赶紧出声制止,心底却一点也弄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赵家人突然这么殷勤,肯定没好事。

10372 3606167 MjAxOS8wNy8xMS8jIyMxMDM3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1/10372_3606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