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五十二章

书名:玉玺记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石头与水 更新时间:2019-09-18 23:43:12

  慈幼局的管事嬷嬷一并拿下, 连同几位歹人绑成粽子放在院中, 穆安之立刻分出人手去支援举子仓与婴儿局。那些被白灰迷了眼的侍卫也都用香油洗过眼睛,洗出半院子的香油气。

  杜长史亲自带人将车里的麻袋搬进来, 打开来却是吓一跳, 都是昏迷不醒的女孩子。

  李玉华已经把慈幼局的孩子集中起来, 站在椅子上跟大家讲话, “你们不要怕,是殿下来了!恶人已经全都抓起来了!殿下来了!大家伙的救星到了!”

  她右臂一挥,干脆俐落的做个请的姿式, “请殿下来给我们说两句!”

  小易是第二次见皇子妃娘娘致开场词了, 因为见过一次,这次比较淡定, 不过,还是很佩服皇子妃娘娘的气派。杜长史是头一回见,惊愕不已。

  穆安之吩咐杜长史,“去隔壁惠民药局叫个大夫过来, 看看这些孩子们有无大碍。”

  杜长史连忙打发人去找大夫。

  穆安之个子高,不必站在椅子上孩子们也看得到他,他就一句话, “有什么冤屈尽管跟我说。”这一句话中, 饱含着笃定与承诺, 落在这些惶恐不安的大大小小的孩子心里。

  .

  这是一个注定不平凡的夜晚, 虽然现在看来就是个普通的突击查巡事件,华长史因上年纪, 黑灯瞎火险绊了一跤外,与陈审理那里都还算顺利。

  所有在册不在院的嬷嬷管事皆在深夜被逮捕到案,穆安之连夜突审。

  李玉华不懂审案的事,她打发小易回府告知孙嬷嬷一声,让孙嬷嬷放心,就带人在厨下给她家三哥张罗吃食,至于其他人,就当是顺带的。

  李玉华把粥端到屋里时,正听到李嬷嬷叫屈,“实在是老妇睡的沉了,这些胆大包天的婆娘竟敢背着我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殿下明鉴。殿下,老妇在慈幼局三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穆安之揉揉额角,伸手扶李玉华坐下,“别忙了,你也歇歇。”

  “案子虽急,也别饿着肚子,宫宴就是个样子货,没什么好吃的。”把筷子递给穆安之,李玉华道,“对付这些刁婆子,你这样温言和煦的问话,她怎么肯招。她说不得还得说自己一道被迷晕险被卖出去哪。”
“有理。”穆安之见有旁的侍卫一并端饭进来,便道,“大家先吃饭,吃完饭想个好主意。”

  杜长史经此夜事也对穆安之的印象从未如此鲜明起来,原本以为三皇子失势,他们这些长史司的人也没什么前程。杜长史都在心里琢磨着寻机另奔前程了,不料三殿下竟是这等出众人物!

  杜长史接了碗米粥拌了酱肉吃,喝着粥道,“要依下官说,殿下实在菩萨心肠,这等刁民,七十二道酷刑试一遍,包管什么都招。”

  李玉华夹些菜放到穆安之碗里,“七十二道酷刑都有哪些,杜大人不妨说一说。”

  杜长史不像吏部尚书的弟弟,倒很像刑部尚书的弟弟,种种酷刑信手拈来,屋中侍卫看他的目光都有些不自在起来,尤其杜长史一脸沉迷的解说过梳洗之刑后,仿佛阎罗王附身般轻声一叹,“要我说,这些刑罚好虽好,只是不雅。何必打打杀杀,她们这样的年纪,谁还没有丈夫儿女。既卖别人的孩子,不如也照样把她们的孩子绑去卖了。”

  “好地方多的是,深山老林里多的是娶不着媳妇的老光棍,有些一家兄弟四五个,都是娶不着媳妇的,兄弟共妻,亦不稀罕!”

  一顿饭还没吃完,这些婆子就哭嚎着招了。

  待婆子招供之后,杜长史道,“殿下娘娘先回府休息吧,这里有下官。怕她们不老实,我再问问孩子们,兴许还有旁的罪证。”
穆安之倒觉着杜长史是个可用之人,他便将事情交待给杜长史,与李玉华先回府去了。

  路上穆安之就想说李玉华几句,结果他还没开口,就觉胸前一沉,李玉华已经倚着他怀里睡过去了。穆安这勒住马匹,把自己身上的斗篷给李玉华裹在前,李玉华脸颊蹭蹭穆安之的胸口,继续呼呼。

  穆安之不知是该生气还是心疼她,真是的,没见过这么不听话的小丫头。

  待到府中,穆安之把李玉华叫醒,李玉华不高兴的扶着穆安之的手下马,心说,就不知道抱我进去么。真是的,还要把人叫醒。

  孙嬷嬷等一干人都没睡,见两位主子总算回来,孙嬷嬷上前,眼尖的看到穆安之肩上落了一行血线,登时面色惨白,拉住穆安之的手忙问,“殿下受伤了?”

  穆安之看看肩上的血点子,“是别人的血。”

  李玉华也精神了,“我带人到时,三哥一人对付三个悍匪,刷刷刷刷,甭提多厉害了。亏得我带的人多,那些人不是寻常混混,亡命徒,身上都带着刀,不过他们不是三哥的对手。”

  素霜已是令小丫环端来温水,她上前服侍主子换衣,孙嬷嬷担忧不已,“以后这样的危险事,殿下可莫轻易涉险,险有个不是,可如何是好。”

  穆安之脱了外袍说李玉华,“我不是说让你在家老实呆着,深更半夜的,你出去做什么?”

  “不放心你呗。慈幼局光婆子就有二十来人,再加上举子仓、婴儿局,你拢共才带四五十人出去,还要分三路,我怕你人手不够,带人去支援。”李玉华擦了把脸,“打架先看声势,咱们声势壮,这些人就老实服软,倘你人少,哪怕你以一当十,那些人真拼起命来,我怕你出事。”

  “反正你总有理。”

  “早点睡吧。嬷嬷,你们也去歇了吧,都没事了。”李玉华拉着穆安之上床歇息,穆安之还想说她几句,李玉华挨枕既着,很快传来轻微鼾声。

  待第二日一早,杜长史华长史杜审理带着一干人犯回皇子府复命。

  穆安之令杜长史带人把蓝主事请来,李玉华则去宫内给蓝太后请安,她与穆安之商议的,这事必得先禀过蓝太后的。

  *

  慈恩宫内皇后、太子妃、长公主、妃嫔满满坐了一屋子,都在陪着蓝太后说笑。

  蓝太后不必人成天在她这里服侍,不多时就打发陆皇后与妃嫔们都散了,李玉华此方说,“我有些事,想单独回禀皇祖母。”

  太子妃笑道,“我那里今早做了新鲜的雪花糕,二弟妹去尝尝?”

  二皇子妃便与太子妃告辞了。

  李玉华此方上前将昨夜的事细禀予蓝太后知晓,蓝太后右掌轻轻拍击着宝榻凤首,“我料到会有些贪墨之事,却不想底下人这般心黑,竟做出这等断子绝孙的恶事来。”

  “昨夜什么时候的事?”

  “原是定了刻时突击检查。”李玉华道,“那天我和三哥去慈幼局就发现不对,为首的李婆子一身粗布麻衣,可我看她手脚脸庞细致的很,穿粗衣做粗活的人什么样,我是知道的。中午在慈幼局吃午饭,她们这些管事婆子倒是与慈幼局的孩子们一道用饭,同样是糙米饭,孩子们碗里都吃了大半,她们那碗里不过下去浅浅一层,哪里像是吃惯糙米饭的。”

  “可她们提前有应对,三哥看了账簿名册簿,都没看出蹊跷。检查了厨房卧房,也样样妥当。昨夜拿个正着,那些人贩子我看不普通,见到三哥带人过去,拿刀见了血,玩儿命的架式。”

  “阿慎没受伤吧?”

  “没有。三哥武功好的很,一人打好几个,倒是我们府的侍卫不大中用,以后得好好炼炼。”

  “亡命之徒。”蓝太后两道长眉压紧,眼底微光浮动,问,“既是昨夜抓个正着,没有不连夜审问的道理。审问结果如何?”

  “不简单。”李玉华道,“现在证词与帝都府、蓝主事那里都有牵连。”

  “蓝思忠正管帝都慈恩会诸事,要说与他无干,我都不能信!”蓝太后手指轻轻叩击着宝榻扶手,思绪一缕缕捋顺清晰,“至于帝都府,把这些孩子卖了,得有个手续身份来历,自然要经帝都府。”

  李玉华进宫,也是想看看蓝太后的意思,毕竟慈恩会一直在蓝太后手里,管理慈恩会的蓝思忠也是蓝公府族人,据说还是蓝太后挺近的一位族侄,现在查出这些事……

  蓝太后一双眼睛洞惹观火,她招招手示意李玉华到近前,挽着李玉华的手一同坐在宝榻之上。蓝太后遥遥望向前方透明的琉璃大窗,窗外是朱红宫墙,更远处是灰蓝色的无垠天际。

  “坐在这里什么感觉?”
“啊?”李玉华想了想,“有点紧张。”

  “觉着这不是你该坐的位子?”

  李玉华点头,看向蓝太后。蓝太后道,“这张宝榻,明圣皇后曾经坐过,再经孝义皇后与孝文皇后,孝睿皇后之后,便是哀家。哀家初进宫时,只是个低阶美人,随一众妃嫔来给孝睿皇后行礼时,心中忐忑惶恐,只盼能得她老人家喜欢。那时,没人不再揣摩她老人家的喜好。如今,换成你们来揣摩哀家了。”

  蓝太后笑了笑,李玉华歪着头,有些疑惑,不知蓝太后是真的高兴而笑,还是在感慨人世变幻。
“跟哀家说说,你觉着怎么办哀家才会高兴?”蓝太后问李玉华。

  真是个难回答的问题。

真实免费qq领300元红包  李玉华快速斟酌,抿了抿薄唇方道,“这我也说不好。我们刚开始织布的时候,村里有两个姐姐,一个人缘儿很好,与我关系也好。另一个不通人情,我不大喜欢她。后来作坊里的事情越来越多,我们自己忙不过来便要雇人,我自然是寻平时与我关系好的那个姐姐帮忙。可后来有织工与我说,那个姐姐验布粗心,碍着人情,把二等布算到一等布里去。长期下来,便是织布好的织工也不肯好好织了。”

  “我也只有把她辞了。倒是与我关系平平的那个姐姐,检布验布一丝不苟,开始织工都有些怨言,说她太固执,不肯通融,不如前头的姐姐好。但一段时间后,作坊太平,人人说她公道。”

  李玉华说着以往经历的事,心里也渐渐明晰起来,“我们那就是个小作坊,一丁点的不慎都不敢有。后来,生意渐渐做大了些,却也没有能松一口气感觉,用起人来反是更加谨慎。作坊里不论管事,掌柜,伙计,拿银子多寡不一样,权限也不一样,我相信他们都肯尽心。可说到底,生意是我的,生意砸了,他们另谋生路便是,我的家当可就没了。”

  蓝太后道,“可见圣人言,治大国若烹小鲜,天下道理,都是一样的。”

  

10364 3606177 MjAxOS8wNy8wNy8jIyMxMDM2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7/10364_3606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