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年代文里的村支书(14)

书名:男配逆袭手册[快穿]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糖中猫 更新时间:2019-09-19 00:33:11

  段青恩年欣欣一起下去的时候, 正好听见那个小媳妇在那低低的哭。

  “婶子,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 你看看我的手臂上, 这上面全都是伤, 还有后背也有,我婆婆她现在病着,每次一觉得不舒服了, 就找我撒气, 上次还拿着滚开的水泼我,要不是我躲得快……”

  说着说着, 她又哭了起来。

  因为她把袖子给弄起来了,段青恩远远地就对着毛桃花喊了一声:“妈。”

  田家媳妇赶紧把袖子放了下去,又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小声对着毛桃花道:“婶子,家里还有活, 我就先走了。”

  看着她匆匆走开的背影, 段青恩带着妻子到了毛桃花跟前;“妈, 怎么回事啊?她跟你说什么了?我们远远看着她就在哭,还特地避着人。”

  毛桃花挥挥手:“女人家的事,人家不想让人知道,你小孩子家别问了。”

  段青恩面上神色如常:“欣欣都怀孕了, 妈你怎么还把我当成小孩子, 到底什么事你也跟我说说,我是村支书, 在村里也有点威望,说不定能够帮到她。”

  他这么一说,本来因为那小媳妇不想别人知道的毛桃花顿时犹豫了。

  是啊,她儿子可是村支书。

  要是他儿子愿意帮忙的话,这个事也好弄一些。

  于是她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看着这边,就悄声对着段青恩说了怎么回事。

  这个小媳妇叫林红,是田家的小儿媳,因为从小就不得家里爹妈喜欢,性子就有点懦弱。

  嫁到了田家之后,上面几个嫂子都看不上她,婆婆生病之后又找她撒气,还打的她浑身都是伤,每天拖着伤还要做各种活。

  之前她一直忍着,这次听说毛桃花专门帮村里调解这种事,就动了心思找了上来,希望毛桃花能帮她处理这件事。

  段青恩扶着年欣欣听完了。

  他问;“那妈,林红的意思,是打算怎么处理?”

  “她是说想让我出面,跟她婆婆说让她婆婆别再打骂她了。”

  毛桃花倒是觉得这个忙自己可以帮,毕竟林红今年才二十多岁,看那可怜的,手臂上面都是伤口。

  她和年欣欣差不多大,毛桃花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年欣欣了,一想到要是被打骂的是自己儿媳妇,她就浑身不舒服。

  而且别看毛桃花平时好像很粗犷一样,实际上她心里不比别人硬气多少:

  “林红还那么年轻呢,现在也没生个孩子,万一要是被打坏了,以后生不了孩子,这妮子这辈子就算是完了,我就寻思着,帮帮她,也算是做好事了。”

  “是,妈我支持你。”

  段青恩没直接拦着毛桃花,而是先表达了自己的支持后才问:“但是刚才你们说话的时候,怎么尽避着人走啊?”

  “林红说是怕她婆婆知道她来找我帮忙,所以避着点。”

  听完毛桃花这句话,年轻干部的眉就皱了起来。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意思就是说,让你上门帮她讨公道的时候,不告诉别人你是因为她来找你?”

  “是啊。’

  毛桃花也没觉得哪里不对的,“你是不知道啊,这妮子都被打怕了,一个劲的求我别告诉别人是她来求我帮忙,生怕她婆家人有意见,诶,也是可怜。”
段青恩还没说话,年欣欣也觉出不对了。

  “可是妈,要是你不告诉别人你是因为她来求才去帮忙的,那落在别人眼里,不就是你自己上门,多管闲事吗?”

  见毛桃花一愣,段青恩接上:“是啊,人家知道你是被请去的,那叫帮忙,你不请自来的话,那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再说了,田家老太太身子骨也不好,妈你这么上门跟她说,万一她一个情绪激动有个什么,到时候你也说不清楚啊。”

  毛桃花还真没想这么多,她就是觉得林红可怜,人家求上来了她就帮帮忙。

  现在一听儿子儿媳这么说,顿时就犹豫了:“那我还要不要去帮她这个忙啊,这孩子也没什么坏心眼,就是被打怕了。”

  段青恩没说话。

  是啊,没什么坏心眼,只是把自己不想承担的,转移到了毛桃花身上而已。

  还是年欣欣道:“想要帮忙的话也不是说不让你帮,只是得让人家知道,这个忙我们是因为谁才帮的,不然真的像是青恩说的那样,那老太太真的有个什么,我们就是八张嘴都说不清了。”

  毛桃花很慎重的点了头。

  要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话,她还不担心什么,可现在她儿子是村支书,年欣欣又怀着孕,他们家正是最好的时候,可不能因为别的什么事给破坏了。

  这样想着,等到和儿子儿媳回家吃了饭之后,下午毛桃花就找了一趟林红,把这些话都跟她说了一遍。

  林红愣了,她脸上满是怯懦,看着十分的可怜,小声的哀求着:“婶子,我婆婆她实在是太凶了,我实在是不敢让她知道是我说的,你能不能帮帮我,别说是我说的,下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

  然而这次的毛桃花十分坚决;“妮子,不是婶子不帮你,实在是咱家和你们家也没什么亲戚关系,平时连话都不怎么说上一句的,哦,现在我直愣愣的就上你家去,跟你婆婆说别再打儿媳妇了,我和她又没交情,也不能说出你来,那在别人眼里,我成什么人了。”

  “这样吧。”她到底还是不忍心看着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受苦,给她出着主意道:“你就直接把我带回去,你婆婆她病着呢,人都虚成那样子了,她打你,你躲着就是了,你看你上面的几个嫂子,不都好好的,你不躲着,她当然打你了。”

  林红颤抖着身子;“我、我不敢,我要是躲了,她下次肯定会更加用力打我的。”

  毛桃花不明白了。

  “那你下次也躲着不就行了?”

  林红;“可是她是我婆婆啊,我怎么能躲着她。”

  “你几个嫂嫂不也照样躲着吗?”毛桃花满脸问号:“我记得你男人也不是个愚孝的啊。”

  不光不愚孝,还经常不着家,可以说是几个儿子中最不孝顺的那一个了。

  他亲妈他都不孝顺,一个儿媳妇,做到本分就行了,怎么挨了打也不敢躲呢?

  毛桃花此刻已经察觉点不对了,她试探的问了句:“那要不这样,下次她打你,你就带着伤口,哭着从院子里跑出来,这样人家看到了,我也不用你站出来,也算是有理由能上门了,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

  这个办法绝对是毛桃花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既可以不用让林红站出来承担指责婆婆的罪名,也能让毛桃花帮忙。

  然而,林红又摇了摇头。

  还是那副怯懦的样子:“我、我不敢,我要是跑出去了,我婆婆肯定会觉得我是故意的。”

  毛桃花:“……”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林红,一撇嘴,“得了,那这个事还是算了吧。”

  林红见她要走,连忙拉住了她:“婶子,你别走啊,你说了你要帮我的。”

  “我这站在这没有给你出主意吗?是你觉得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的,我怎么帮你?我直接大大咧咧的上你家门,大骂你婆婆一顿,然后还不说出是有人帮忙,让别人以为是我自己闲着没事干上你们家这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家撒泼?”

  “妮子啊,我看你可怜才想帮你,但是你也不能指望什么事都让我来做吧,你婆婆病着,又打不过你,你男人也不怪你,上面的几个嫂子都是那样做,怎么到了你身上就不行了?”

  “我、我……”

  看着这年轻小媳妇被自己怼的说不出话了,毛桃花甩开了她的手,翻了个白眼;

  “我是好心,但是不是傻子,哪有坏事和坏名声都让我来扛着,你自己得好处的道理,我想帮你那是我人好心善,你自己一点力都不想出还想着白吃干饭,那就是你这个人不行,行了,我要回家了,以后你要是没打算自己立起来,就别来找我。”
“婶子,婶子你别走。”

  林红急了,又去拉着毛桃花的手不让她走,一边拉着一边哭,可怜兮兮的:“婶子,我实在是不敢,你就帮帮我,我下辈子一定给你做牛做马报答你。”

  毛桃花再次甩开了她的手,虎着一张脸:“你给我撒开!”

  “老娘是这些天好事做多了让你以为我好欺负是吧,你能缠着我,怎么就不去缠着你婆婆,你不想挨打,就躲着啊,她打不着能把你怎么办?你男人都不管了,你嫂子也躲着,就你一个人在那扛着,明明能躲开你不躲,非要让我这个外人上去帮你骂婆婆,你是想要个孝顺名声还是怎么的。”

  “婶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婶子,我就是不敢,你知道我的,从小我爹妈就看不上我,我不敢啊,婶子你帮帮我吧,你帮了我,下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

  “这句话你都说多少遍了。”

  毛桃花见这人又扒拉了上来,索性又不躲着了,插着腰看向林红:“不用下辈子,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这辈子得给我做牛做马,给我家种地,做饭洗衣服,你下辈子都愿意了,这辈子还能不愿意?”

  林红不吭声了。

  见她这样,毛桃花|心底最后一丝心软也给丢了。

  这尼玛敢情是把她当成冤大头了,这辈子还没过完呢就拿着下辈子来说事。

  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还同情过她,一心一意想着帮她,毛桃花|心里就一阵恶心。

  “真他娘的,老娘我一辈子打鸟,今儿居然差点让你这只小家雀啄了眼,你他娘的见我做好人好事就真以为我是那种让人家帮忙做事也没意见的大好人了??你他娘的也不打听打听,这十里八村我毛桃花的名声!”

  “当初那有个小偷来我家偷东西,被我一刀砍在大|腿上,血流了老娘一手老娘都没眨一下眼,还能怕你?你个眼睛里面装了木头脑子里面都是水的,连我你都敢骗,还想糊弄着我去给你背黑锅,我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要是再敢惹我,我直接就上你家去,告诉你婆婆你是怎么跟我说她打你的!”

  林红被骂愣住了。

  她几乎是烫手一般的快速撒开了抓着毛桃花的手,满是畏惧又带着陌生的看着面前和之前那和言细语完全不一样的毛桃花。

  她是从外村嫁过来的,之前还真不知道毛桃花的名声,整个村子里她也就和秦心宝熟,这还是因为两人小时候在同一所小学,只是后来她辍学,秦心宝继续上。

  林红之前对毛桃花一直没什么印象,只知道她是段青恩的妈,对着儿媳妇年欣欣很好,平时在村子里很活跃。

  因为这些天毛桃花帮了不少人,再加上她对着年欣欣那么好,张口闭口都是我家欣欣,还给年欣欣做衣服,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年欣欣,在林红潜意识里,就觉得毛桃花是个和她婆婆不一样,心善的好人。

  结果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毛桃花不是心地很好,很乐于助人吗?

  她是村支书的妈,在整个村子里都很有名声,就算是她背着点管人闲事的坏名声也没什么,她怎么就这样,硬是心狠的不肯帮忙呢。

  毛桃花见林红只用着那种特别可怜,好像自己对不起她的眼神望着她,心里更恶心了。

  “真他娘的,老娘不帮你忙还是对不住你了?行,走,今儿我们就去你家去,我直接跟你婆婆说你不想让她打你!”

  她说着就要伸手去拉林红的手,却被躲了过去。

  林红流了满脸的眼泪,畏惧的看了一眼毛桃花,转身一边哭一边跑了。

  “嗤。”

  毛桃花见着她跑了,拍拍手,冷哼一声;“跟我斗,小妮子毛都没长齐呢还想让我背黑锅,啊呸!”

  她抬头挺胸的要回家了,一直远远看着这边动静的村人好奇的走过来,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林红跟她说着说着话就哭着跑了。

  毛桃花冷哼一声:“谁知道她什么臭毛病,不想搭理她还要来找我,找了我又哭,好像我对不住她一样。”

  “什么破玩意,我段家和他们老田家可没什么关系,她是我什么人啊,我凭什么帮她啊,欠她的还是怎么着。”

  “别气别气。”

  这位大娘也是和毛桃花聊的好的,见她这样说,也跟着附和道:“这林红也是个奇怪脾气,平时见了人总是畏畏缩缩的,人家跟她大声说句话她眼睛都能红了,好像别人欺负她一样,你没看她的几个嫂子都不乐意带着她一起吗?”

  “之前我还可怜她,要不怎么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呢,我要是她婆婆,每天看着她摆出这一副哭丧的样子,不一定多气呢。”

  毛桃花越想越觉得林红在婆家日子不好过是不是就是因为她总是耷拉着脸,人家大点声说话她就红眼睛。

  生病的人本来就怕死,心思敏|感,结果儿媳妇天天跟哭丧一样的,心里能舒坦才怪。

  反正不管是她婆婆真的坏,还是别的什么,就冲着林红这个态度,这家人的事,她绝对不掺和。

  “行了行了不说她了,一说我就怄气。”
毛桃花甩甩手,转移了话题:

  “我跟你说,做儿媳妇的得像是我家欣欣这样,你看她,每天笑吟吟的,让人看了心情就好,而且她还特别知道疼人,怀着孕呢,还惦记着做我爱吃的蛋花汤,你看看别人家的儿媳妇,哪家像是我欣欣这样,给婆婆做蛋花汤的!”

  看着一脸得意的毛桃花,这大娘干笑着附和。

  “是啊是啊,可不是吗,欣欣啊,是个好孩子,整个村子里也只有她会做蛋花汤给婆婆了。”

  可不是只有年欣欣吗?

  其他人家的儿媳妇连鸡蛋都摸不着,怎么可能说做蛋花汤就做。

  毛桃花更得意了,挺直腰杆继续夸道:“这还不止呢,我家欣欣自己不吃鸡腿,非要把鸡腿让给我吃,说是我辛苦了,诶哟,我这现在也没活干,也就是每天在村里走走,帮帮大家伙的忙,怎么就辛苦了,我说不吃吧,她非要给我,青恩也是,非说我是这个家里最该吃鸡腿的。”

真实免费qq领300元红包  “我说不行!妈不吃,青恩你每天还忙着工作,欣欣又怀着孕,妈什么也没做,这鸡腿应该你们俩吃,结果我家青恩就不让,非要给我,最后我和欣欣一人一个鸡腿,诶,真是,他越长大,我就越觉得当初的苦没白受,这孩子是真心疼我,娶了个媳妇,媳妇也跟着心疼我这个当妈的,真是让我这个心里舒坦的啊。”

  大娘继续干笑:“是啊,真是孝顺。”

  “是吧!”

  毛桃花笑的更开心了:“你看看全村,谁家儿媳妇能把鸡腿让给婆婆吃的,她自己还怀着孕呢!”

  “对,没有。”

  这大娘觉得自己脸上都要笑僵了。

  是啊,全村人都找不出一个能把鸡腿让给婆婆的儿媳妇了。

  因为全村一整年下来,能吃鸡的人家一共也就那么一二家。

  而且鸡腿这种,一般都是给孩子吃的,儿媳妇能喝点汤就不错了。

  可不是只有年欣欣会让鸡腿吗?

  毛桃花又吹嘘了一通自己的儿子儿媳妇,自觉这么一对比,她的儿媳妇果然是天底下第一好,又乐呵呵的跟人家告别,回家去了。

  反正她家青恩和欣欣就是孝顺。

  那个什么林红,她不是喜欢下辈子做牛做马吗?那她就下辈子再摆脱那个会打人的婆婆吧。

  毛桃花回去的时候,段青恩正在忙活。

  她见着儿子不忙,就特别得意的将今天自己骂了一通林红的事给说了。

  “放心吧,那林红胆子比老鼠还小,我又是因为这件事骂的她,保证她一个屁都不敢放。”

  段青恩;“那妈,咱们家以后就不管他们家的事了,我们只做好自己家的事就行了。”

  “可不是,让她自己瞎折腾吧,我看她能不能折腾出一个花来。”

  “对了,她不是和秦心宝关系好吗?秦心宝不是一直觉得她特别善良对人特别好吗?她找我干什么,去找秦心宝啊。”

  “秦心宝现在不是被关起来了吗?”段青恩说完,又想了一下;“不过也不一定,林红说不定还真能去找秦心宝。”

  “那才算是好了,让她们两个狗咬狗去吧,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毛桃花乐呵呵跟儿子说完话,又去帮年欣欣做小衣裳了。

  而另一边,林红抽抽噎噎着找到了秦心宝家里,跟她诉说了毛桃花不仅不帮忙,还把自己骂了一顿。

  秦心宝是越来越装不下去了,每天被关在这个屋子里,因为这边的窗户都是先用木头钉住,然后拿纸糊起来,所以一关上门,屋里就暗的不行。

  虽然还是可以有一点光亮的,但这点子光亮怎么能跟外面比。

  这个年头秦家也没有电视机,书倒是有,但秦母觉得女儿都疯了,也没给她拿书,一个木桶就放在屋里,让秦心宝上厕所。

  秦母现在一个人操持他们两个的家,因为粮食可能不够,所以每天都去镇上接一些做衣裳的活,一整个白天都不在家,秦心宝只能在那个木桶里上厕所,等到晚上,秦母再给她倒掉。

  而白天的时候,木桶即使有着盖子,味道也还是能溢出来。

  秦心宝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

  即使秦母又一个人辛苦养家,又给她做好了饭菜放在屋里,她都这么大了还给她端屎端尿的,在她眼里,这一切也都还是受罪。

  而且秦家本来粮食就不多,秦心宝每天能吃饱都是问题,被关在这个漆黑的小屋子里,闻着难闻的屎尿味,又因为干旱缺水不能洗澡,她整个人都要疯了。

  平时她就捧着肚子,想着办法的试图把肚子里的孩子折腾出来,可不管她再怎么努力跳,又试图拿着肚子撞墙,这个孩子就是特别的有求生欲的没什么大事。

  反倒是秦心宝因为一直在努力折腾,饿的更快了。

  她越来越觉得装疯不是一个好主意了。

  其实一开始,她装疯只是想要留下来,想着自己疯了就可以不干活,还照样能好吃好喝。

  然后后来,就是想借着装疯这个机会,跟段青恩再续前缘,等到段青恩和她在一起之后,她再慢慢的“好”起来。

  可秦心宝怎么也没想到,装疯的下场,竟然是被关在这个小屋子里。

  如果不是有林红时不时趁着秦母不在家来跟她说话,她说不定真的要被逼疯了。

  虽然林红来找她,说一百句话里面有九十九句话是在哭诉婆婆对她怎么怎么样坏,但好歹,有人能陪着她啊。

  之前秦心宝只是安慰林红,现在听到毛桃花之后,她也有了点反应。

  “她怎么这样,你这么可怜,她不帮忙就算了,怎么还能骂你。”

  林红隔着窗户哭:“毛婶子真的好吓人,心宝,你之前不是说她人很好吗?”

  要不是秦心宝这么说,她也不会想到去找毛桃花。

  秦心宝满脸的愤愤:“看来她之前是装出来的了,亏我之前还觉得她人好,怪不得当初她翻脸这么快。”

  林红:“心宝,我真的过不下去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现在没人愿意帮我,我怕我有一天都要被打死了。”

  不等秦心宝说话,她又道:“心宝,要不你帮帮我吧,现在你不是假装自己疯了吗?你都疯了,做什么事也不要紧的。”

  秦心宝下意识的不想做,“可是我被关着啊。”

  “我放你出来。’

  林红小声道:“你|妈妈都把钥匙挂在外面的,我可以放你出来,你帮我跟我婆婆说,让她别再打我了。”

  刚才痛斥毛桃花连这么小的一个忙都不帮的秦心宝支支吾吾:“但是我和你婆婆也不认识,我怎么和她说啊,而且我也打不过你婆婆。”

  “你不用和她打,你就直接说她打儿媳妇就行了,说的大声一点,让村里其他人都知道,这样的话,她们就知道我一直在被婆婆打了,她下次就不会打我了。”

  还有就是,他们也都会知道她是个好儿媳妇,被婆婆打成这样了,都还不吐露半句。

  秦心宝硬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只能反复的说着:“可是我妈现在把我关起来,要是我出去,她会生气的。”

  “没事的,你现在不是在装疯吗?你|妈知道你疯了,不会和你计较,而且她还那么疼你,心宝,我和你不一样,我爹妈都不疼我,婆婆看我不顺眼,几个嫂子都不喜欢我,连我男人都没帮我说过话,我只有你能帮忙了。”

  林红没再等着秦心宝再说出别的话拒绝,径直绕到了门那边,拿着钥匙打开了门,进去把秦心宝拉了出来。

  “可是、可是我妈说村里没人知道我疯了,如果我这样了,不就所有人都知道我疯了吗?他们会笑我的。”

  林红;“诶呀,反正你也不是真的疯了,你是装疯而已,等到以后你还能好起来的。”

  她推着秦心宝往前走:“好了,你快点去我家吧,我婆婆现在肯定躺在床上吃药。”

  见秦心宝犹犹豫豫的站着不动,林红眼泪刷的就掉下来了。

  “心宝,我还以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前毛婶子不帮我,你不也说她这么做不好吗?你是我朋友啊,你比毛婶子更应该帮我。”

  “你这么好,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秦心宝;“……那我试试吧。”

  一个小时后,段家人正吃着饭呢,一个大娘就跑了进来:“青恩,青恩,你快点去看看,闹出人命来了。”

  “啥玩意?”

  毛桃花放下筷子,比段青恩还早的站了起来:“人命?打出人命来了?谁家啊?”

  “不是打出来的。”这大娘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只能囫囵的说着:“就是秦家那个闺女,之前不是说她病了吗?今儿突然上田家去了,诶哟,非说人家田家的老太太打人,还说她这是犯法,虐待罪,两边就拉扯起来了,田家老太太那有儿媳妇帮忙,秦家闺女就一个人,可不就拉扯不赢吗?”

  “结果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人磕到了柜子上,头也被铁钉给喇了,满头的血啊,我去看的时候可把我给吓死了。”

  段青恩问;“秦心宝死了?”

  “没死没死。”

  那大娘连忙继续说:“不是她死了,是她流产了,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可不就是闹出人命来了吗?现在人还躺在田家呢,她妈也回来了,找田家要说法,田家非说是秦心宝自己个来闹事,也是她自己个摔得,现在两边吵吵闹闹的,这事都闹出流产来了,我就说青恩不是村支书吗?让他过去镇镇场子。”

  毛桃花一拍大|腿,“诶哟娘诶,秦家的热闹我得看!”

  段青恩无奈的扶住亲妈;“妈,你先别激动,到底是一个孩子没了。”

  “那孩子有这么一个娘,生下来日子也不好过。”毛桃花说着,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拉着这个大娘的手问:“林红呢?林红说什么没?”

  这秦心宝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跑到田家闹事,再结合一下之前林红还来找过她,毛桃花一下子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林红?她家小儿媳啊?我过去的时候也没见她说什么啊,就是一个劲的哭,哭的那个惨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流产的人是她呢。”

  毛桃花啧啧一声。

  果然,她之前猜的没错,就林红之前说的那些话,还有这个性格,就算是真的闹出事了,她肯定也不会站出来的。

  她又问:“那秦心宝去田家闹事的时候,林红在吗?”

  “她闹事的时候我还没过去看呢。”

  大娘想了想:“应该是在吧,我记得我过去的时候,人家跟我说,当时田家所有儿媳妇都在家,也都一起帮着她们婆婆了,诶,桃花,好端端的,你问林红做什么?”

  也就是说,林红让秦心宝去帮自己打抱不平,她自己倒是在秦心宝来的时候帮着婆婆,占了个无辜又孝顺的好儿媳妇名声。

  说不定,秦心宝肚子磕在了柜子上还有她的份呢。

  毛桃花没说出来,这是秦心宝和林红之间的事,她可长教训了,反正人家不求着她,她绝对不上。

  “没啥,走吧走吧,咱们去看看热闹,不是,去帮帮忙。”

  年欣欣也放下了筷子,扶着肚子要起来,又被段青恩搀扶着坐下:“你就别去了,那边都见了血了,再吓到了。”

  “那我不去了,你们早点回来。”

  年欣欣幸福的笑着,重新坐下。

  毛桃花也听到这句话,她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幸灾乐祸的笑容,转头对着儿媳妇道:

  “青恩说的对,你肚子里还有孩子,那边乱糟糟又在扯皮,秦心宝又刚掉了一个孩子,你还是别去的好。”

  她秦心宝自己不在乎自己的孩子,大着肚子要去田家为人家出头,他们段家可疼着欣欣和她肚子里孩子呢。

  毛桃花:“等妈回来,咱们再杀一只鸡,好好庆祝庆祝……啊不对,是好好压压惊。”

  几人一道就去了田家。

  段青恩走在最前面,远远就看见田家院子门口围着一堆人,还没到近前去,就已经能听到秦母的带着哭腔的声音了。

  “我闺女都说了,是林红让她来帮忙她才来的,现在孩子没了,你们田家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接着,又是田家婆婆满是恼怒的声音:“林红,秦心宝是你叫来的?”

  段青恩往前挤了挤:“让一下,让一下。”

  “诶哟,青恩来了。”

  “他们怎么把你叫来了,你这每天这么忙,来,你从叔这走。”

  段青恩刚挤进去,就看见院子里,林红白着脸,一双眼里满是泪水,抽抽噎噎的不说话。

  她婆婆满脸不耐烦,推了她一把:“你倒是说话啊!”

  明明这一把推的也不算是重,她婆婆一个久病在床的人,力气能有多大,但偏偏林红就好像是被大力一推一样,重重摔在了地上。

  她哭着擦了擦眼泪,想着,要是她承认了,家里就得赔钱赔粮食,损失了东西,婆婆一定会把这笔账记在她身上的。

  秦心宝从小就被家里人宠着,一个孩子,掉了还能有,可她就不一样了,娘家不喜欢她,婆家看不上她,她要是承认了,以后可怎么活。

  这样想着,林红过了好几秒,才怯懦道:“我没有……”

  “我心里一直都敬重妈的,妈也一直把我当成亲女儿疼,我怎么可能去找心宝做这种事。”

  秦母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还躺在地上,衣服染血的秦心宝也瞪大了眼,顾不得疼痛,挣扎着爬起来愤怒的看向林红:“你说什么!明明是你说你婆婆天天打你,让我帮你忙的!”

  林红瑟缩的往后躲了躲,抽噎着摇头不说话,一副被秦心宝吓到了的样子。

  秦心宝疼的要死,直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居然帮了林红。

  她其实对这个孩子没了没什么感觉,但是疼啊!

  而且她的脸,她的脸还破相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林红,结果她居然还不承认!

  这些天被关在小黑屋里什么都不能做,秦心宝本来就已经满是绝望了,而如今,还被好友背叛。

  她脸上的神情渐渐癫狂……

  毛桃花挤进来的时候,段青恩正望着秦心宝的神情拧着眉思索着什么,见毛桃花进来了,他立刻伸出手,挡在了毛桃花眼前:

  “妈,别看,太血腥。”

  “什么?”

  毛桃花疑惑地刚问出一句,院子里,原本半死不活躺在地上头靠在秦母怀里的秦心宝就疯了一样的几乎是趴着到了林红跟前。

  “贱人!!你敢利用我贱人!!!”

  她一边打,一边张开嘴,恶狠狠地在林红脸上咬下了一块肉。

  啊――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院子。

  毛桃花拍掉儿子的手,看的特别起劲;

  “这有什么。”

  她毛桃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狗咬狗,有什么好怕的。

10301 3606206 MjAxOS8wNi8xNC8jIyMxMDMw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4/10301_3606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