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七十章 选婿(第七更)

书名:山河盛宴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天下归元 更新时间:2019-09-19 00:42:10

  猎户小屋内,文臻一直仰着头,话说完,泪水也就干了。

  不知何时,那边的好戏似乎也停了,院子里恢复了安静。

  文臻低下头,将燕绥的手放进被子里,手上的伤痕已经开始愈合,那些刺尖看样子不会留下痕迹,这是个好兆头,预示着他的身体在自动运转着治愈自己。

  她忽然停住手。

  外头,窗下,有轻手轻脚的脚步声,还有舌尖轻轻舔上窗纸的声音。

  不用看也知道,有人来偷窥了。

  她站起身,端起桌上已经凉了的水,推开窗,将水泼了出去。

  窗下传来一声尖叫,桃花衣衫不整地跳起来,一边拼命抖着身上的水,一边大喊,“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文臻瞧着她——偷窥的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还真是一个奇葩。

  “哎呀桃花嫂子你怎么在这里?”她一脸讶然,“这半夜三更的,小心冻着。”

  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的桃花哆嗦着,好半晌才抖抖着道:“我!我如厕路过而已,你好端端地泼水做甚!”

  文臻更惊讶了。

  “我给夫君擦完身倒水啊,怕开门声音太大吵着了牛哥和嫂子,这才开窗倒水啊。”

  她把“吵”字说得声音极重,奈何那位根本听不懂,桃花愤然把袖子一甩,道:“滚滚滚,住我家还敢泼我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

  大牛赶过来,急忙把她往西间拉,一边红着脸和文臻道:“别别别和她计较……”

  文臻笑笑,看着桃花骂骂咧咧被拉进去,哐当一下不知还砸了什么东西,好一会儿才安静了。

  她在窗前静静站了一会儿,开门出去,西间两个人已经睡了,桃花在打呼,睡梦里犹自在嘟嘟嚷嚷骂人。

  文臻负手立在院子里,看那一轮冷月如霜,如霜月色下她的脸颊也是一层薄薄的霜色,透着杀气凛然的冷。

  她背在背后的手指慢慢转动,指上卷草光泽幽幽。

  桃花这样的人,不能留。

  一旦有敌人追索而至,她没有一丝保密的可能,甚至还有可能给她和燕绥带来危险。

  换成以前也就罢了,这种人不过是蝼蚁,但现在她受伤发病,燕绥昏迷不醒,总不能因为这种女人,在阴沟里翻了船。

  她走了两步,已经到了西间的门口。

  木板门无声无息打开。

  桃花正翻了个身,把腿架到了大牛的身上,大牛在睡梦中赶紧搂住她的腰,又把她往怀里紧了紧,生怕她会落到地上。

  文臻站在门槛上。

  背后是一轮苍白的月色。

  夜风掠起她的发,掩住她乌黑的眼睛。

  这一瞬间她忽然想起当初在宜王府内,和燕绥第一次同睡一床的场景。

  想起那个睡得笔直,据说在她身边睡得特别好的人。

  爱情不管是什么模样,在其中的人都应珍惜。

  旁观的人也无权践踏。

  她站了良久,又慢慢地,一步一步地,退了出去。

  一边退,一边在心中苦笑,笑自己心慈手软。

  留下这个桃花,就好比留下一个不定时炸弹。

  但是她是来自现代,被法律约束提点了几十年的灵魂,尊重生命几乎是本能。

  哪怕再危险,还没有做对她不利的事的桃花,她无法提前下手。

  她退到院子中,仰天看月,一声唏嘘。

  就当……是为还没醒来的燕绥积德吧。

  屋内,大牛抱着桃花打呼,桃花又大咧咧翻了个身,浑然不知就在方才,自己逃过一次杀劫。

  ……

  文臻回到屋子里,简单地擦了个身,和衣在燕绥身边休息,也不敢深睡,紧紧抓着他的手,手指不住摩挲着他的指尖。

  她没有精力一直在他身边呼喊着他将他喊醒,但她可以紧紧抓住他,她相信他一定能感受到,知道她在等他。

  ……

  燕绥觉得自己行走在景仁宫前的百丈长阶上。

  汉白玉的台阶不断逶迤向上,似要一直没入云端。

  台阶顶端,有几个身影,仿佛是父皇,母妃,还有站在一边,似笑非笑把玩长枪的林擎。

  却不见他的蛋糕儿。

  他并不想上去,想去找他的蛋糕儿,但是脚下却似被人推着,不得不一步步向上走。

  行走间,还不断有人在身周出没,时不时飞剑袭来,长枪攒射,他不断地向前,向前,脚下渐渐积了白骨血肉成泥。

  到得后来,每一步都要从厚厚的血泥中拔出脚来,越走越滞重,越走越艰难。

  他觉得很累了,想要就这么停下来,可是刀剑相逼,他不能停步。

  等他终于走到可以看清殿上人的距离,忽然看见林擎背后,闪出小蛋糕来。

  不对,不是闪出来的,是被人扔下来的,一抹血色浮云过,他没看见是谁出的手。

  他纵身要接,身后却有人忽然拉住他,他不断地倒退……倒退……离蛋糕越来越远。

  ……

  文臻睡梦中忽然觉得浑身很热。

  那种热和平常的热度不同,像一个移动的烙铁,飞快地烙遍她全身,所经之处皮肤灼烫,连骨骼都似被烤焦,泛着难言的酸痛,她霍然睁开眼,睁开眼的一瞬间又猛然闭上。

  太晕了,天旋地转。

  她觉得不好,这模样不像是普通发烧。

  她的手还抓着燕绥的手,不知何时被压住,倒好像被燕绥死死抓住,一夜下来血脉不通,整个手掌都麻了,她只得慢慢抽出手,好半天才拉起衣袖,果然看见左臂上的那个伤口,红肿热烫一片,还渗出些淡黄的液体。

  伤口恶化了,这山林野熊,爪子不知道有多脏,她终究是中招了。

  平日也罢了,可现在,燕绥未醒,她再躺倒,那两人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她喉咙干渴得像是要裂了,伤口也烫得受不了,便卷着衣袖,跌跌撞撞起身,去够桌上的茶壶,结果步子就像踩着云端,一路飘,还没飘到桌边,忽然眼前一黑,身子一歪。

  昏倒之前她只感觉自己的头好像撞到了桌角,似乎有隐约的碎裂声响在耳侧,然而一片混沌里连疼痛都不觉得,下一瞬便陷入了黑暗中。

  最后一霎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燕绥怎么办?

  ……

  清心居里,闻老太太平静地扬起眉来。

  她明明瞎了,却从来聚焦准确,德妃迎上她的“目光”,也微微扬起了眉。

  她将一本册子往闻老太太面前一推,“老太太年高德劭,所以本宫今儿来呢,是有件事想要听听老太太的意见。”她指尖轻点那册子,“我们家燕绥啊,也到了选妃的年纪了,全天京的名门闺秀我选花了眼,想听听老太太的意见。喏,这有画像,您瞧瞧?”

  她坦然叫瞎了眼的闻老太太看册子,闻老太太也当真坦然地对着册子“看了看”。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道:“民妇多年不在天京,又是盲目之人,这天京的闺秀,还真是一个都不认得。殿下龙章凤姿,天人之貌,自然得配天京最好的女子。民妇可不敢置喙。”

  “哦?”德妃唇角一勾,“老太太这话听来挺真心的。”

  “再真心不过。”

  “那就好。”德妃收起那册子,接过另一本,指尖一点,“一事不烦二主,我顺便呢,给你家文臻也选了婿,老太太过个目?”

  闻老太太毫不意外地端坐,脸上神情一瞬间颇为复杂,似乎很是喜欢,但随即转为无奈,最后又恢复为八风不动的平静,淡淡道:“劳娘娘费心。不过文臻不过一普通外臣,区区婚姻之事,如何能劳动娘娘?还是罢了吧。”

真实免费qq领300元红包  “老太太。本宫呢,向来不喜欢那些虚情假意的绕弯儿。本宫为什么要给文臻看人,你不会不知道,你既知道,就不必装傻了。这册子里头的人,也都对得起你家文臻的身份。我给她精中选精,瞧中了邱同之子。邱同是林擎左膀右臂,其子才貌品性,便是林擎也曾赞过。怎么样?”

  “不怎么样。”闻老太太掀起眼皮,淡淡地“看”了德妃一眼,“文臻的婚事。请恕民妇不能擅自做主。”

  “哦?难道还要她自己选婿吗?自己挑中谁便是谁?闻家的家风,还真是有意思啊。”

  “娘娘说笑了。只是我家文臻和寻常女子不同,她为殿上之臣,远赴长川为国尽忠,可堪为女子楷模。如果瞒着她擅自为她定下亲事,一来辜负她这一路艰难,二来也失了陛下爱臣之意。想来这并不是陛下的意思。”

  “如果我说,陛下是没说要为文臻选婿,却要本宫为燕绥操持王妃人选呢?老太太,人不可太聪明,也不可不聪明。所谓闻弦歌而知雅意,是不是?”

  一霎沉默。

  ------题外话------

  零点过后先更七章吧,据说规矩是呼啦啦一起更完,但是我觉得我的书适合慢一点看,给大家个消化的时间。

  看在我拼了老命爆更的份上,票票来一波!明天早上八点,继续爆更!

10109 3606210 MjAxOS8wNC8wMS8jIyMxMDEw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01/10109_3606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