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4章 姑嫂,没一点长进

书名:重生名门太子妃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流光之莹 更新时间:2019-09-18 23:34:13

  “你……”姚太后唰的一下变了脸色,她瞬间便听懂了义安大长公主话里的意思,但她却又不能明着斥责,只能把怒火憋在心头。

  “可是本宫哪里说错了,太后娘娘怎么好像生气了?”义安大长公主扬唇轻笑,“本宫这是夸太后娘娘保养得宜呢。”

  话说得好听,然而义安大长公主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鄙夷,令姚太后气竭不已。年轻时候,每每和义安大长公主对上,她就讨不了好,如今她都已经是皇太后了,可是依然如此,姚太后只觉如鲠在喉,生生膈应着,却吐也吐不出来。

  这时,皇帝站出来打圆场,“母后,姑母自嫁去边关,就多年不曾回京了,朕想着母后想必也十分挂念姑母,便派人请母后过来,好好和姑母说说话。”

  姚太后虽然在某些事情上拎不清,但在旁的方面,还是贵顾全大局的。皇帝适时的开口,一则是为了打圆场,二则也是提醒姚太后,义安大长公主不仅是皇家公主,同时她也是骆家的老夫人,骆家的现任族长,骆家的继承人,都是出自她的血脉。

  这口气姚太后可以忍,但宫门口之事她却不可忍。

  “义安,哀家也很是挂念你,边关风沙大,想来你也吃了不少苦。”姚太后话锋一转,面上挂着温和宽容的笑容,与旁边的宫人吩咐道,“挑些补身子的东西,一会儿给大长公主送去。选上好的挑,不可薄待了大长公主。”

  语罢,姚太后又回过头来与义安大长公主道,“义安,这些都是哀家的一片心意,你可不要推辞。”

  到底是心意,还是变相的炫耀,抑或是羞辱,那就只有姚太后自己心里清楚了。

  义安大长公主却也不恼,细眉上挑,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皇嫂的心意,本宫自然不会推辞。不过皇嫂有句话还真是说到本宫心坎儿上了。”

  “哦?”姚太后微微有些诧异,同时又顿生怀疑,义安大长公主会说这样温和的话?还是话里有话,另有图谋?

  事实证明,姚太后的怀疑是正确的。

  下一刻,义安大长公主便开口说道:“本宫在边关不易,有人不仅不念着本宫的好,却在陛下面前进谗言,诋毁骆家,令本宫实在心寒。”

  随即,义安大长公主又对皇帝道:“陛下,方才在宫门口,本宫不想伤了与陛下、太后的情分,所以也不便明说,既然这会儿陛下和太后都在,那本宫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陛下,太后。”义安大长公主站起身来,立在她身后的骆正卿和骆清澜连忙扶住她。

  只见义安大长公主朝皇帝母子俩行了个标准的宫礼,然后正色说道:“恕老身斗胆问一句,进谗言的人正是国舅兼国丈承恩侯姚玮冀,是也不是?”

  虽然是问,其实既然问出口了,那必然是已经确认了的。虽然对军饷提出质疑的人是原祜州知府杜言才,此人已死,但杜言才死后,再次奏请彻查军饷的人正是承恩侯,这件事情只要义安大长公主去查,轻而易举便能查到。

  皇帝看了看姚太后,他早就看承恩侯不顺眼了,若是借义安大长公主之手狠狠地教训承恩侯一顿,他自然是举双手赞同的,只是到底还是要顾及太后的颜面。

  “骆家是臣子,承恩侯同样是臣子,老身知道陛下不想伤了君臣颜面,也不为难陛下。”义安大长公主直接将目光投向姚太后,“太后,就请您给老身一个答复,是也不是?”

  义安大长公主将矛头直指姚太后,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打算将矛头指向皇帝,骆家再大,那也抵不过一国之君。

  军饷之事,姚太后是知道的,她也知道承恩侯的真正目的是谁,楚铮是她的孙儿,楚恒也是她的孙儿,楚铮已经是太子了,楚恒却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本着“一碗水端平”的原则,姚太后默许了承恩侯的行为。

  她只知承恩侯是想借机找楚铮的茬,却万万没有顾虑到,这件事情会得罪义安大长公主。

  这还真的有些棘手……

  姚太后沉默了片刻后,方才缓缓说道:“这件事情其实是个误会,承恩侯是陛下的臣子,为了江山安稳,谨慎小心些也无可厚非,义安,你也要体谅一二。”

  姚太后自知这样的说辞不过只是场面上的漂亮话,义安大长公主必然是不满的。为了平息义安大长公主的不满,她有必要想办法在别的方面安抚她一番。安抚臣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官进爵,义安大长公主已经是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了,本身又是大长公主之尊,晋升位份已经没有意义了,那么……

  随后,姚太后将目光落在扶着义安大长公主的骆清澜身上,慈爱地看着她,“这是义安的孙女儿永嘉县主吧?长得真俊俏,真是个好丫头。”

  “只是县主委屈了,皇儿,哀家有意册封骆家丫头为郡主,你意下如何?”

  施恩于义安大长公主的孙女身上,姚太后想她当不会拒绝。

  然而,事实证明,姚太后打错了主意。

  “不必了。”义安大长公主垂眸冷声道,“皇嫂,你我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也不必转移话题,本宫今日只想要一个公道。”

  郡主之位?呵呵,真当他们骆家稀罕不成!

  骆清澜是骆家的嫡女,大长公主的嫡亲孙女,是不是郡主、县主,有什么打紧?

  “皇嫂,本宫虽然出嫁多年,但终究也是姓楚的,也是你的小姑子。本宫今日就问皇嫂一句,是站在夫家小姑子这边,还是袒护你的娘家!”

  此言一出,姚太后当即僵了脸。她怎么可能说她袒护娘家,出嫁从夫,更何况她的夫家还是南楚皇室。她就是在维护娘家人,也不能宣之于口,否则她如何担得起一国太后的身份。

  “义安,你这是……蛮不讲理……”姚太后气的脸色发白。

  义安大长公主冷眼看着她,“本宫怎么就蛮不讲理了?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有目共睹,承恩侯拿军饷的事情朝骆家泼脏水,他也不想想,军饷对于边关将士来说意味着什么,借公事满足私欲,这能叫误会?太后娘娘口口声声姚家是陛下的臣子,有做臣子的不思为君分忧,反而倒过来添堵的吗?”

  “你,你胡说……”姚太后被说的无言以对,只能嚷嚷着,“你胡说,你分明就是记恨哀家,所以故意拿姚家说事。”

  对,没错,就是这样的。

  姚太后感觉找到了说辞,立刻一股脑全宣之于口:“义安,哀家从前是和你有些不对付,可那都是从前的事情,哀家早不记得了,你又何必记恨到如今。”

  听着姚太后的“振振有词”,义安大长公主选择闭上了嘴巴,任凭她干嚎。一国太后,在养心殿,当着这么多晚辈的面嚷嚷,丢的是她自己的脸。

  姚太后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意识不到丢脸,但作为旁观者的皇帝却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当即呵住姚太后,“母后!”

  姚太后干嚎了许久,就是想等着皇帝站出来把这件事结束,却不想皇帝是开口了,只是他说地却是,“母后,这里是养心殿!”

  这里是养心殿,殿中除了他们几人,还有骆家两个小辈,太子楚铮,以及跟在楚铮身后充当隐形人的霍思锦。

  经皇帝提醒,姚太后这才意识到,连忙闭了嘴。平息了心绪后,抬眸说道:“义安,哀家知道这事儿的确让你们受委屈了,哀家和陛下会补偿你们的。”

  义安大长公主似笑非笑地看了姚太后一眼,补偿?看来她还真是高估姚太后了,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太后,一点长进都没有。

10045 3606170 MjAxOS8wMy8xMS8jIyMxMDA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11/10045_3606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