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章

书名:不准影响我学习!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 更新时间:2019-09-18 23:15:20

  他同桌早晚能给他可爱昏过去。

  被小书呆子牵回房间,按在沙发里给手腕做热敷的时候, 林间最后的一个念头还是这个。
然后就没了。
可能是真被他同桌可爱得昏了过去。

  “先休息。”时亦在热水里浸了一会儿毛巾, 拧干了转回来, 敷在他手腕上, “疼吗?”
林间没出声,下巴磕在他脑袋上。
时亦被他磕得有点儿疼, 本能抬手捂了下, 架着他同桌随时随地都能扑上来揉他的胳膊抬头, 怔了怔。

  林间阖着眼, 眉峰还蹙着, 半个身子靠着沙发滑下来,呼吸平缓绵长。
时亦看了一会儿, 抬手碰在他眉心, 轻轻揉了揉。
林间睡得很沉。
这么结结实实磕了一下都没醒, 被他抱着靠回沙发上, 还睡眠质量极高地跟着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时亦抿了下嘴角,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林间的发质比他硬,最近没来得剪头发, 稍微长了一点儿, 揉着没以前那么扎手。
时亦添了点儿力气, 把人扛到床上重新放好, 摸了摸额头。

  不烫, 没发烧。
心跳呼吸也都平稳。
应该就是累的。

  时亦帮他把被子盖上,学着他同桌平时的手法, 掖了掖被角。

  说是来酒店泡浴缸,其实两个人谁都没顾得上。
程航的担心一贯的多余且毫无意义,林间除了第一天好好睡了个完整觉,剩下的时间都在忙着复盘比赛,连配合他练白天学过的复健手法都得抽时间。
眼看要回家了,浴缸还格外冷清地等着人临幸。

  时亦给他右手拿湿毛巾敷了一会儿,换了个刺激性不那么强、相对更耗时间的按摩方式,听着他同桌一会儿一嘶,还是抬手在没那么硬的脑袋上胡噜了两下
林间其实挺容易怕疼。
醒着的时候还看不出来,这会儿睡着了,没Pluto的偶像包袱,疼的时候就跟着抽气。
可也没躲。
还那么一点儿防备没有地大瘫着,让他盖了被,还特别放心地把右手给他让他折腾。

  按摩这种事轻了根本没用,时亦尽量在两边找了个中间点,把他同桌吸气的频率控制在了每分钟五次以下。
虽然还要客串打气筒,但林间还奇迹般的睡得挺好。
可能也是确实累了,睡到一半儿还就着他翻了个身,半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扯了扯被子。

  时亦放轻动作,起身过去拉上了窗帘。
程航的消息提示还在电脑屏幕下面亮着,他走过去,把没用的删干净,合上笔记本。

  程航是好心,但就算是心理医生,也很难对就见过几面的人有太准确的了解跟把握。
尤其像林间这种。
第一眼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越是参与进他的生活,有些强烈的感觉就越没法忽略。

  林间其实从来都没放弃过。
他陷在泥潭里,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所以从来不会对这些问题有真正认真的回应。
李磊提过,林间在初中就拿下了二级运动员,训练强度虐他们跟玩儿一样,偏偏就是跟恐龙咬死了不喜欢,不想走专业运动员这条路。
电竞圈子里,Pluto也从一开始就挑明了不打算打职业,接比赛只看钱,打游戏只是工作没有兴趣。

  但林间还是在拼。
还是几乎是在以一种没有未来也不考虑未来的架势在拼。
挣扎着拼,豁出命榨干净最后一点儿力气,然后咬死了不喜欢,没兴趣,不想走这条路。
然后在被坠着沉下去不得不放弃的时候,就能不以为然得好像无所谓一样。
就能骗自己不疼。

  时亦清楚自己的情况,他沉下去的时候是自己闭上的眼睛,不听,不看,不想,把自己彻底封闭进题海里。做完一科换一科,直到连这个力气都没有,彻底沉没下去。
林间不是。
林间比他骄傲,哪怕沉下去也要绝对清醒,清醒地撕扯伤口,清醒地窒闷呼吸。
然后要么清醒地挣扎着鲜血淋漓精疲力尽地爬出来,要么清醒地彻底沉没,被黑暗吞噬掉眼前最后一点光。

  时亦松开那把已经攥得温热的钥匙,低头看了一会儿,重新放回领口。
他拿着手机,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又点开了个新的收费兼职笔译平台。

  -

  浴缸在晚上得到了临幸。

  发现自己一觉醒来居然在床上的时候,林间还吓了一跳,一个翻身直接跳到了地上,蹦了好几下才堪堪站稳。
蜷在他身边睡成了一小团儿的男朋友也跟着吓着了,撑着胳膊一块儿扑棱坐起来。

  林间张了张嘴,坐回床边:“晚上……好?”
小书呆子在睡眠上一直不好,被他这么一咋呼,眼睛现在还睁得圆溜溜地,一动不动看着他。

  林间咳嗽两声,一只手按着他同桌的脑袋,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一块儿揉了三圈:“来,收惊。”
这招对他同桌向来好使,小书呆子被他胡噜了几圈,就在头发乱成一团之后恢复了运转:“地震了吗?”
“……”林间摇摇头,“没有,床――”
他说了一个字,又觉得这种虎狼之词实在不该说给他同桌听,清了下嗓子:“小书呆子。”
时亦抬头:“嗯。”
“我是睡着了吗?”林间没说完就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清了下嗓子,“不是,咱们家钱给谁了?”

  他这个称呼很有新意,小书呆子看起来挺喜欢,愣了几秒钟,圆溜溜的眼睛跟着弯下来了一半。
林间跟着乐了,又在他脑袋上胡噜了好几圈:“咱们的血汗钱,没给我就得去楼下拉横幅了。”
“给了。”时亦从他枕头底下把一张带logo的新卡拿出来,“没打到账户里,直接给的银行卡。”
“应该是接了哪个银行的广告,没事儿,回头就去取出来。”
林间挺有经验,接过来算了算:“男朋友这回能给你买个三人沙发。”

  时亦抿了下嘴角:“睡得好吗?”“超好。”林间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昏天黑地睡过了,“现在精神得能下楼蹦迪。”
时亦刚躺下没几分钟,看着他两眼锃亮放光的架势,也没忍住笑了笑,点点头下床:“嗯。”
“……”林间接了他同桌一把:“干什么?”
时亦挺认真:“下楼。”

  他同桌哪一点都非常好,就是不会开玩笑。
一点儿都不能领会夸张这种修辞的精髓。

  林间眼疾手快,把要去穿衣服的小书呆子抱回来,戳回床上:“不行,明天选非职业组MVP。”
时亦点点头:“嗯。”
“我要是现在下楼蹦迪。”林间严肃地蹲下来看着他,“咱们家沙发还在,浴霸可能就被我蹦没了。”
时亦绷不住,笑得没立刻能从他肩膀上起来。
林间非常操心:“等到冬天了,你想洗澡,连个浴霸都没有,我在边上给你在线举小太阳取暖器……”

  他就喜欢看他同桌这么笑,自己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也没忍住乐出来,把人抱着用力蹭了蹭:“有恃无恐啊,洗澡可是咱们俩的事儿。”
时亦笑得有点儿咳嗽,撑着胳膊坐起来缓了缓,点点头:“我也给你举。”
林间张了张嘴:“……”

  忘了他同桌简直特别能凑合。
能凑合,还非常好养活。
现在能这么好养活的,除了他同桌可能就剩仙人掌了。
他同桌还不会因为浇水浇多了淹着。

  林间觉得自己可能得稍微管一管自己的脑子。

  睡得挺爽,就是他好养活的同桌不知道开空调,出了一身汗,怎么都不舒服。
林间撑着床沿站起来,决定说做就做,身体力行这就去洗个澡:“小书呆子。”
时亦帮他同桌护着手腕,等着他站稳,跟着抬头。
林间摸摸他的头发:“咱们暂时可能还买不起浴缸。”
时亦连衣柜都能睡,不太能对他同桌有关装修的爱好跟热情感同身受,点点头:“嗯。”
“这儿有。”林间补充,又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盒一次性浴缸加厚沐浴袋,“机会难得,就这一盒。”

  林间挺耐心地保持着电视销售的标准造型,看着他同桌眨了下眼睛,乌溜溜的澄净眼睛迎上他的视线。
没过三秒钟,淡红色已经从耳朵一路飞快往下,蔓延进了衣领。
小红僵尸站起来,蹦着走了。

  浴室非常大,甚至还很丧心病狂的有一面完全透明的窗户,正对着床,拉开挡得严严实实的百叶窗就能一览无余。
林间蹲在浴缸边上,一只手铺浴缸套,一只手分心护着顽强跟百叶窗搏斗的小僵尸:“咱们俩都在里面,也要拉上吗?”
时亦非常严格,尽力在不拽坏的边缘往下挪窗沿:“以防万一。”
“好嘞。”林间很配合,把最后一点塑料布铺完,抱着他努力踮脚的同桌从浴缸边上下来,伸手按了百叶窗的下降按钮。
时亦:“……”

  “下回有什么搞不定,先找男朋友。”
林间看了他一会儿,没忍住乐了,揉了一把小书呆子的脑袋:“男朋友无所不知。”
时亦在他掌心抬头:“元素周期表。”
“……”林间张了张嘴,“啊?”
“第二行第九个。”时亦问他男朋友,“是什么?”

  ……
这么互相伤害下去,先顶不住的可能是他。
毕竟他同桌很可能会默写一整张元素周期表。

  林间清清嗓子,及时抱着他同桌放在浴室门口,打开水阀,又翻出了个游泳洗澡专用的防水伤口护套。
时亦显然挺容易满足,没再追问,配合地举着胳膊让他重新包扎。
伤口已经结了痂,恢复得挺好,就是还不能随便沾水。估计再恢复个几天,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林间仔细检查过一遍,重新拿纱布裹了几圈,打结系好,套上防水护套,利落抽干了里头的空气:“难不难受?”
小僵尸摇摇头,伸着胳膊给他活动了两下。
林间被他同桌可爱得深吸了两口气。

  浴缸的机会难得,他没把人抱起来就跑,看着水放得差不多了,伸手下去试了试水温:“来。”
时亦走过去,往浴缸里看了看,抬头正要说话,林间已经握住了他的手。
“可能会稍微有点儿失重,跟游泳池差不多。”林间说,“坐不稳不用慌,拽着我。”
时亦抬头看了看他。
林间专心扶着他往浴缸里迈,都没逗他,挺认真地说着话。
没什么特别的神色,还跟平时差不多,但琥珀色的眼瞳被水汽沁得温柔,就比普通的色调好像还要格外暖出几个级别。

  “你看了?”时亦问。
“嗯。”林间知道他在问什么,“你不会游泳,有几个傻逼把你扔学校湖里,在边上看着,直到你自己拽着水草爬上来。”
“没事儿了。”时亦说,“现在好了。”
林间笑了笑,摸摸他的头发,扶着他在浴缸里坐下:“小书呆子。”
时亦:“嗯。”
“没事儿。”林间耐心教他,“不是没事,儿。”
时亦:“……”

  林间蹲在浴缸边上,曲起手指,碰了碰他同桌的睫毛尖。
昨晚复盘之后实在睡不着,他就忍不住看了程航给他的那些东西。
没看多少。
那种了解实情以后的愤怒,是没法靠他同桌现在好好的、攥着他袖子团成团睡在他身边,乖得不行软得不行就能消下去的。
他看的那一部分还能在第二天的比赛里发泄出来,要是看得再多,说不定就要去打听时亦当初的学校究竟在哪儿。

  “所以。”林间收回手,让他同桌把眼睛睁开,“是什么?”
时亦微怔:“嗯?”
“元素周期表,第二行第九个。”林间提醒他,“想陪你上一个学校,我要好好学习了时老师。”
时亦被他这个严肃的状态弄得有点儿懵,眨眨眼睛,捧了捧水泼在他同桌脸上。

  “……”
林间呛得连着咳嗽了一串:“我是要在知识的海洋里溺水,但很显然,我同桌是真的想让我溺水。”
时亦捏了捏他的脸:“真的?”
“本来也不是梦啊。”林间微哑,挺配合地让他捏,“小书呆子,你还记不记得有幻觉的时候,幻觉里一般都是什么……”
“什么都没有。”时亦说。
林间微怔。“第二行第九个。”时亦补了一句,“什么都没有,第二行只有八个元素,锂铍硼碳氮氧氟氖。”

  “真好记。”林间根本没听清他同桌说了一串什么玩意儿,“易于掌握,寓教于乐。”
时亦跟着抬了下嘴角,继续给他背下面的:“第三行也是八个,钠镁铝硅磷硫氯氩。”
林间:“……”
林间挽起袖子:“这样,我们换个思路,你上大学的时候我送你,先把你舍友们直接揍到服你当二当家为止。”

  时亦憋不住乐,趴在浴缸边上没直起来。
林间本来心疼得不行,让他同桌这么乱七八糟地一搅和,也跟着笑出声,泄了口气坐在地上:“小书呆子,你听过那个笑话没有?”
时亦揉着眼睛抬头。
“如果有一个喜欢的人,就把他放在心里。”林间挺哲理,“想他的时候就做一道题,等毕业的时候把对他满满的爱给他看。”
“没有。”时亦没能找到笑点,甚至还觉得挺感人,“是笑话吗?”
“本来不是。”
林间忧郁地转回来:“我就是有点儿担心,我可能做到第三道题就从超超超喜欢我同桌,变成超喜欢我同桌了。”

  浴缸不适合讲笑话。
林间眼疾手快,把没坐住的小书呆子捞出来,抱着坐稳当:“没事儿没事儿,有我呢,不用紧张……”
时亦扶住浴缸边沿,伏在他背上,把那一下晃出来的心跳压回去:“不紧张。”
“我紧张,安慰我自己呢。”林间胡噜胡噜他同桌后背,“没呛着吧?”
时亦摇摇头。

  本来还想趁着林间睡着,把程航发过去的东西删一删,结果翻译完手里的东西就困得有点睁不开眼睛。
可能是因为整间屋子拉了窗帘,开了加湿器,还铺了床,被收拾得特别适合睡觉。
也可能是他同桌睡得确实过于具有诱惑性。
本来想着就是靠着歇一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就跟着一起睡着了。

  “林间。”时亦说,“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什么样。”
“我本来也知道。”林间圈着他,“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同桌是什么样。”
时亦摇摇头:“不是,我――”

  他想说,又不知道从哪儿说起,隔了一会儿才又往下说:“高一的时候,我掰断了我同桌的胳膊。”
林间没出声。
“他打不过,我知道。”
时亦垂下视线:“但我没停下,如果不是来代课的老师拦着,我――”
林间转过头,亲了一下他的耳朵。

  时亦张了张嘴,没继续往下说。
“我同桌想让我知道他跟人打架。”林间说,“但不想让我知道他为什么打架。”
时亦闭上眼睛。
林间:“这是我同桌唯一跟呵呵像的地方。”
时亦怔了怔,重新睁眼:“什么?”
“呵呵,宿管那只猫。”林间给他提醒,“一看见我就亮爪子,暗示我它战力非常高。”

  时亦不太能联系得起来,觉得他同桌可能是缺猫了:“我帮你去偷。”
“很久没贿赂它了,我怕它挠我。”林间挺谨慎。
“没事。”时亦说,“它很乖,它――”

  “我同桌也很乖。”
林间看着忽然卡壳了的小书呆子:“乖到想抱。”
时亦肩膀轻轻绷了下:“我走得动。”
林间微怔:“什么?”
“我走得动,跟得上。”时亦说,“跟你一起往前走。”

  林间眉峰拧了一会儿,一点点释开,扯扯嘴角笑了笑。
小书呆子滑了一次,显而易见地在水里就紧张,扶着浴缸边沿努力往起坐。
“我同桌心疼男朋友。”林间扶着他坐稳当,“怕我什么都扛着,怕我累垮了,所以不舍得让我知道他以前是怎么过的,不舍得我难受。”
时亦侧过头没出声。
林间摸摸他的头发:“可我也心疼男朋友啊。”

  他格外耐心,迎上时亦的视线:“我第一天就非得摸我同桌手,误会他不愿意跟我玩儿,跟他嗦跟他墨迹,扯着他逃课,没事儿就揉他脑袋举着他转圈圈。”

  “转圈不好。”时亦蹙眉,抿得泛白的嘴角松了点儿,“头晕。”
“好,举着他谨慎地缓慢地转区区四分之一圈。”
林间接着往下说:“我就没挨揍,我还不能知道那些人跟我同桌做了多过分的事儿,我同桌才动的手。”
林间补充:“这两句话还故意跟我同桌显摆了好几个儿化音。”
时亦:“……”

  “帐不能这么算,小书呆子。”
林间把花洒打开,让温热的水流跟暖色的灯光一块儿浇下来:“不能这么不公平。”

10006 3606166 MjAxOS8wMi8yMy8jIyMxMDAw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3/10006_3606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