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变故

书名:贵妃又在欺负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莫问 更新时间:2019-09-19 00:08:11

  中秋大宴,是后妃少有露在人前的日子,少不得要精心打扮。妙安端着礼服进来,”妙平盯了两个多月,才把礼服做成,偏偏今日忙的脚跟不着地了,连亲自来送都不成。"

  两个人搭把手才能撑开的礼服,月白底色,银线绣的花纹,随意一摆动,就有明明暗暗的效果,如月光泄地一般。

  “原来我还嘀咕呢,大宴上穿的这么素净怕是不妥,现在看,妙平什么时候干过不靠谱的事了。”妙安说,“娘娘今日穿这样一身,保管陛下眼里都看不到别人。”

  “娘娘就是随便穿穿,陛下眼里也看不到其他。"另一个宫女笑说。

  “休说这些。”秦云颐说,“妙安,你等会去看妙平,记得跟她说,不是非得每件事都要自己去做,要好生爱惜自己身体,注意休息。”

  “别看妙平现在当个主管女吏,威风的很,其实啊,还不如在娘娘身边当个管事姑姑。”妙平说。

  秦云颐心中一动,知道妙平和妙安是无话不说的,妙安总不会突然说这个话,她看向妙安,“可是妙平受了什么委屈?"

  "有陛下和娘娘在,她怎么会受委屈。”妙安说,"只是伺候别人,哪里有伺候娘娘来的好。"

  "我原还想着人往高处走呢,做女官怎么也比贴身女使好。"秦云颐笑说,当初妙平从她身边走也有不得已的原因,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愿意。

  “如果妙平想回来,就让她回来。"秦云颐说。

  换上礼服,戴上玉兔捣药的耳饰,桂花粒小,攒成流苏,挂在发冠两侧,“小八那让奶娘给里头加一件小褂,晚上风大,他人生中第一次参加中秋大宴,只要不睡,就让他呆到最后。"

  中秋大宴,无论皇子皇女大小,都要出席,能自己坐的坐一桌,不能自己坐的,就由奶娘抱着另坐一桌,如今需要奶娘抱着的,不过是四公主,七皇子和八皇子。

  但是皇后在主坐落座后,却招手让奶娘把七皇子抱过来,由她抱着,这一下就打眼了,宗亲群臣前来贺酒都少不了向这小小的皇子弯腰低头。

  齐枞汶皱眉,“七皇子的奶娘何在?”

  皇后拢拢怀里的小人,“七皇子黏臣妾黏的厉害,这个时候,人又多,奶娘可抱不住,这要是大哭,岂不是扫了陛下的兴。”

  齐枞汶运了几下气才平复心情,却再也懒得看她一眼,等群臣贺酒完,齐枞汶对二皇子说,“你替父皇去和宗亲群臣喝一杯酒。”

  二皇子起身应是,替父皇去跟群臣喝酒,这是莫大的荣耀,底下弟弟们都羡慕的看着他,但是二皇子面色沉稳,并不得意忘形。

  柔嘉让宫女去提醒一下,莫要让二皇子喝多了。

  丽嘉托腮,“大姐姐白担心了,这掌酒的内侍监知道厉害,都是半酒半水喝不醉人的。”

  柔嘉依旧有些担心的看着弟弟,自从知道她要嫁到北疆去,弟弟就不开心,整日阴沉个脸,从前还会和母妃和她说些心事,这次却只字不提。

  柔嘉就害怕他想左了心思,恨上了父皇。

  “大姐姐现在可千万别去跟二弟弟说,你是自愿嫁到北疆去的,你越自愿,二弟弟心里就越难受.”丽嘉说。

  “你什么都知道。”柔嘉无奈看她一眼。三公主坐在一侧,一直拿眼神瞅那个比她脸还大的月饼,柔嘉让宫女切给她吃,她连连摇头,奶声奶气的说,“大姐姐,我想抱着吃,吃一整个。”

  柔嘉犯了难,现在大庭广众下,她要是让三公主抱着月饼吃,这成什么样子?她只能对三公主说,“这个月饼,大姐姐和二姐姐都不吃,留给你散宴后带回宫去,再抱着吃好吗?”

  三公主点点头。

  她身后的奶娘这才内心松了一口气,就怕三公主性子上来,不管不顾,哭着闹着要吃。那她非得被英妃剐一层皮去不可。

  “真是人小肚皮大。”丽嘉说。

  “能吃才好。”柔嘉说,她指着桌上几碟点心,“这些都是你的。”丽嘉小时候吃的不多,身子瘦弱,到现在也不见得好,饭量就跟小鸟一样,让人担心。

  “吃了也没用。”丽嘉说,“你看二弟弟,替父皇去敬酒,面上笑容也浅浅的,再看那些老臣子,脸上褶子都笑开了,保证他们都在夸二弟弟沉稳。”

  “二弟弟肯定在想,父皇是不想让皇后抱着七皇子出了风头,才让他跳出来的。”丽嘉说,“但是他没想到啊,今早才说了你的婚事,父皇让他去敬酒,是给你做脸呢。”

  “毕竟你们两亲姐弟,一荣俱荣。”

  柔嘉看着她。

  “不要这么看着我,你们身处在争储中,总会东想西想然后就把父皇想复杂了。”丽嘉耸肩说,“父皇明明对我们都有着一颗慈父心。”

  柔嘉嘴角一扯,“父皇对我们好,对八皇子更好。”

  “大姐姐,你今日公布了婚讯,而八皇子还在奶娘怀里抱着呢。”柔嘉说,“在我们都没出生的那几年,你独得父皇宠爱,我们是不是也该妒忌你,比我们都多得了宠爱。”

  “父皇有那么多得子女,肯定有偏爱的,在八皇子之前,可只有大姐姐你是父皇偏爱得。”丽嘉说,“我们的母亲都差不多受宠。”

  柔嘉不说话。

  ”父皇最怕的就是弟弟们争皇位。“丽嘉漫不经心的说,“但是没办法避免的是吗?”

  “不可能坐到不争。"

  "他没有想争。”柔嘉皱眉替弟弟便捷道,“他,我,母妃,都没有想要争的意思

  。”

  “那二弟弟为了什么不开心?”

  "大姐姐你又为什么纠结父皇疼爱八弟弟。"

  小姑娘家的谈话并没有其他人听到,如果听到,就会让人暗暗诧异,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姐妹也会说起这么敏感的话题。

  今日恰巧贤妃和梦妃坐在一处,众妃打趣都凑在一块,酒都饮了三轮,秦云颐心情放松下,更是妙语连珠,一片和乐融融。

  贤妃更是捂着半边脸说,“就该让你再生个女儿,日后也好叫人打趣一回。”

  妙安这次没跟着去大宴上,她是娘娘心腹,这种露脸的事倒是可以适当的让其他人去,主要事她如今也成熟了,改了好热闹的性子,替娘娘看家也悠游自得。

  荣华宫离大殿不远,但是隔着层层城墙,那热闹也有些不真切,宫外的走道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跑动声,妙安听着不对,使人去看看。

  小宫女扒着宫门就往里喊,“妙安姐姐,是来找你的。”

  “谁呀?”妙安奇怪的走过去。

  “妙安姐姐。”来的是个穿青衣的小宫女,瘦骨嶙峋的,面色蜡黄,身子不住的抖。

  “妙安姐姐,这是谁宫里的?我一点印象没有。"荣华宫的小宫女说。

  "我知道。"妙安说,“既然是来找我的,你就先回去吃饼吃果子,免得她们把好吃的吃完了。"

  小宫女果然惊呼一声就往回跑。

  妙安上下审视这个来报信的宫女,“你青衣黑带,是个还受训未当值的宫女,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来找我?

真实免费qq领300元红包  “我叫锦女,原来是织坊的宫女,被妙平姐姐要到身边来伺候不过五日,如今只在姐姐屋里做些杂事。”锦女快速的说,“姐姐今日忙的不曾回来用饭,我担心她忙起来就忘记吃,就带着点心去找她,结果在路上撞见苗司珍守在半道上,旁边还有几个内侍监,我听见她们说,’那小子已经进去了,再过一炷香时间,咱们进去,保管捉奸在床。‘”

  “她守在哪个半道上?”妙安眉心一跳。

  “就是姐姐平日里休息的小屋,离处理公务的房子只有一道长廊相隔。”锦女说,"我不知道那屋里的是不是姐姐,但是平日,也没有谁会去那个小屋休息。“

  “我还听司珍说,说,’她被人捂了熏香,此刻神志不清,心火难耐,有个小伙进去解火岂不是大好事。"

  妙安听了脸色一白,“你速回去盯着她们,如果她们准备要往大殿走,你千万要拦住,我这就去找娘娘。“

  ”可是。“锦女原是担心妙平有什么不测,但是现在看妙安听了要去找娘娘,她又后怕起来,”我并不确定那里面是不是姐姐。“

  ”孤男寡女的在一屋,在这宫里就不是好事,不管是不是妙平,咱们都要管这个闲事,今日既是中秋,又是陛下公布驸马的好日子,不能让这些事闹到陛下跟前去。“

9744 3606195 MjAxOC8xMS8xMy8jIyM5NzQ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3/9744_3606195.html